筆趣閣 > 我是個有原則的修仙者 > 第25章 古董羹

第25章 古董羹

 熱門推薦:
    朱霆揮舞了一會兒手中精致雷霆棍,滿頭大汗,隨后便停下了動作,顯然揮舞那三腳貓的功夫不得要領,消耗了不少體力。

    看著朱霆停下動作,沈義笑問道:“怎么,不武了?”

    朱霆一臉幽怨的看著他,表情隱隱在說著“你有不教我,我武個錘子!”

    當即,假裝可憐的看著沈義:“沈大哥,你就教我習武吧,不會武的日子里我真的感到不安!

    你不安?我沒爹沒娘,沒身世,就只有個系統。

    我才是不安的那個吧!

    沈義心底吐槽了一番后,斜眼看著站在涼亭下方,手持雷霆棍的他,“你身為皇子,何人敢動你?”

    “當然不安啦!”朱霆略微稚嫩的臉,反問道:“我手無縛雞之力,除了會嗶嗶幾句詩詞兵書道理,沒有任何自衛的實力!

    好家伙,人家平民百姓寒窗苦讀的努力,在你口中就成了嗶嗶?

    沈義不禁一陣無語。

    “二~哥~”當即朱霆撒嬌似的看向朱賢。

    朱賢微微搖頭:“不要看我,我的想法依舊堅定!

    算了,我還是老老實實等沈大哥,叫我做完剩余的那幾件事吧,我不信屆時沈大哥敢耍賴。

    畢竟屆時沈義不教,那么沈大哥就可以改叫小沈子了。

    當然這話,朱霆可不敢明言出來,要不然二哥必然會讓沈大哥,不教他的。

    咕嚕~

    忽然一聲抗議之聲,從朱霆肚子上傳來了。

    沈義撇眼看著他,略微忍住了,對這位皇子殿下有辱斯文之舉的笑意。

    朱賢略微皺眉的看著朱霆:“還武嗎?看你都出洋相了!

    看著朱賢有些不悅的表情,沈義打圓場道:“餓了,那我們去吃飯去吧?”

    “好!”朱霆提議道:“聽說明日起沈大哥就沒法出府門了,要不咱就趁著這個機會,去府外不遠處的涮羹(geng)店吃古董羹如何?”

    古董羹?好像以前有聽說過這個詞的解釋……

    聽到朱霆的話,沈義臉上露出感興趣的模樣,并暗地思索著。

    看到沈義露出感興趣的表情,朱賢思索了一下。

    此番大約有些危險,但比起明日危險就大大降低了,若是要去可以讓一些護衛散落在店附近,一有動靜立即撤退……

    當即他看向沈義尋求意見。

    “沈兄,你定吧,去還是不去?”

    “去!”沈義點頭,“我還沒吃過古董羹呢!

    “沈大哥,沒吃過?那你可要好好品嘗了!

    “我跟你說,那味道真叫一個絕……”

    隨著朱霆的贊美聲,三人邁步走出了靜心府,向附近的一處店家走去。

    ……

    涮羹店。

    沈義與朱賢、朱霆兩人站在店門前,他抬頭看了看店名牌匾,隨后邁步走了進去。

    來到店里,一股火辣辣的辣味撲鼻而來。

    這是……火鍋的味道?

    頓時,沈義眼神不由得一亮。

    古董羹,不就是古代的火鍋嗎。

    我怎么給忘了。

    看著周圍人涮火鍋,吃得熱火朝天的模樣。

    沈義不禁對這古風仙俠版的火鍋味道,有了極大的好奇。

    來到一處靠窗的桌椅坐下,立即便有小二上前。

    “三位客官,來個什么鍋?”

    看到三人衣著不凡,小二的姿態、語氣放低的許多。

    沈義張口問道:“你這有什么鍋?”

    “有清湯的鍋、辣味的青銅鍋、鴛鴦的金銅鍋!毙《氐。

    “朱賢兄,你似乎不吃辣吧?”沈義看向朱賢,只見朱賢輕輕搖頭示意不吃,后問:“鴛鴦鍋可是一邊辣一邊不辣?”

    小二點頭,道了一聲“正是,客官你可正了解!

    “那您三位點什么涮菜?”

    朱霆猶如老客一般,道了一聲“我來點”,當即只見他口中如同報菜名一邊,道:“牛里脊、牛百葉、羊肚、野雞、鴨血、竹筍、蒲菜、黑石耳、白菜……”

    小二快速的記下,后問道:“要不要來一壺香釀好酒?”

    “來一壺!

    當即小二對著三人道:“您三位稍等片刻!彪S即,轉身一邊報著菜名一名向廚房走去。

    ……

    不一伙,鴛鴦金銅鍋便上來了。

    看著一邊是辣味一邊是濃湯味的冒熱氣兒的火鍋,沈義還在想著他們是如何給鍋底持續加熱的,

    一問才知道,鍋底處放了炭,可以持續加熱兩刻鐘。

    之后那些涮菜陸陸續續上上來了,沈義的第一看法就是。

    仙俠古代人的刀法到是有些粗糙,肉切得沒有想象中的薄。

    彭~

    朱霆打開酒塞,給二哥、沈義倒上了酒,看著心愛的牛百葉道:“開吃!”

    隨即三人紛紛動筷吃了起來。

    沈義夾起一塊魚片,放進辣味里涮了涮,隨后沾了沾粗糙的蘸醬,便放入了口中嚼了嚼……

    雖說味道沒有前世的好,但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朱霆此刻絲毫沒有皇子的架子,如同鄰里少年一邊,舉起酒碗:“二哥我,沈大哥,我們喝!

    三人舉其酒碗喝了一口。

    口中醇香的酒入喉。

    沈義心想,這酒香是香,但是喝著不夠爽。

    要是能有冰啤酒,或者冰可樂搭配那就完美了!

    ……

    忽然,小二看到門外有著三人走進來,當即快步走去迎客。

    “言武大人,今兒個您怎么有空來吃涮羹呢?”

    聽到小二那極其尊敬的姿態,沈義不禁投去了目光。

    只見小二領著一名穿著青衫,手握著扇子氣質很是儒雅,如同一個飽讀詩書的學子一般。

    青衫青年身后,跟著三名壯碩的烏幫武者。

    其名叫:言武,乃是虎爺之徒,武王義子。

    看到他的到來,周圍人低聲嘀咕。

    “哼,有事這裝腔作勢之人!

    “大字不識的莽夫,偏偏裝得像個飽讀詩書的文人似的!

    ……

    “有些時日不食古董羹了,今日來嘗嘗鮮兒!毖晕湫α诵Φ换氐。

    小二抱掌問道:“那您和身后的幾名,坐那一桌呢?”

    “嗯……”言武看了看,周圍到處都是粗布麻衣的平民百姓,若是與之坐在一起,起不玷污了我的身份?

    忽然,看到了衣著不凡的沈義三人后,當即指著那邊:“就座那一桌的隔壁吧!

    隨即,三人來到了沈義三人隔壁的桌上,坐下了。

    他們同樣點的也是鴛鴦金銅鍋。

    吃著酒菜,一名武者的武者看著對面的朱霆,低聲道:“哎,你們看對面那俏臉俊美的少年,是不是女扮男裝?”

    “哪呢?”一旁的武者投去目光一看,一瞪眼:“喲,還真的耶,細皮嫩肉,白的像個饅頭似的,可就不就是女扮男裝嘛!

    “言少爺,您看那人姿色如何?”

    言武裝作儒雅的品著釀香酒,看了一眼朱霆道:“不錯,將來必定是個禍國殃民的佳人,不過胸脯到是有些小……”

    “哈哈哈,我也是這么覺得的!

    ……

    聽到隔壁那一桌上隱隱傳來低俗的言談,朱賢看向隱隱有些異動的沈義:“沈兄,那青衫男子,乃是虎爺之徒,武王義子。

    莫要生事端,隨他們說罷,反正霆兒又不是女子之身!

    “!”沈義看著朱賢:“他難道就不知道你們二人身份?”

    朱霆,最討厭別人說他像個姑娘似的,氣鼓鼓的看了他們一眼,道:“我們可沒有大哥那邊人盡皆知,除了朝堂之人很少人知道我二人的身份!

    “原來如此~”

    叮~

    系統提示:公共場合,他人這般低俗的言論,并當著朱霆的面談論他,請您及時制止!

    制止成功可獲得50正道值。

    “朱賢兄,我這人是有原則的,對于他人這般談論朋友,我無法不作為!

    朱賢出言制止:“沈兄!”

    但還是,出言晚了。

    只見沈義,起身看著那三人,低沉:“幾位,還望束縛一下自己的嘴!

    “!”一名武者瞇眼看著沈義,“小子,我們言論,你管作甚?”

    沈義道:“你們聊天吹牛我不管,但你們堂而皇之的用低俗的言語,談論我朋友,你說我該不該管?”

    彭!

    另一名武者拍桌,起身瞇眼看著沈義:“說便說了,你能如何?”

    “!”沈義瞳孔放大,看著他眼中寒光流動。

    “幾位!”朱賢起身抱拳,“我這朋友喝多了,還望見諒,莫怪莫怪!

    這時言武放下筷子,起身看著朱賢,看到他的容貌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這容貌怎么有些與義父相似?

    后,看了一眼沈義,道:“沒事,我便當做他瘋狗亂吟罷了!

    “!”沈義一瞪眼看著他,當即被朱賢拉著坐了下去。

    好家伙,看著溫文爾雅的一出口這般難聽!

    朱賢也是有些不爽,但礙于某些事,只好作罷,看著沈義盛著高溫辣湯,道:“沈兄,希望你不要輕舉妄動,不然……”

    不等他說話完,沈義一把將手中一碗高溫的辣湯向言武,撒了過去。

    “言武!”沈義大喊。

    聽到喊話,言武下意識的回頭。

    正好高溫的辣湯,正面潑在了他面容上。

    啊——

    頓時言武面目猙獰,雙手捂著臉慘叫了起來。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中国体育彩票网 江苏快3今天基本走势图 河北福彩排列五开奖公告 pk10大小计划软件下载 辽宁十一选五任选3预测 河南22选5大星彩票网 极速赛车稳定打法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河内5分彩走势图官方版 亚投行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