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是個有原則的修仙者 > 第13章 巔峰宗師?

第13章 巔峰宗師?

 熱門推薦:
    不遠處,偷偷觀察沈義的朱霆,看到沈義在偷偷叮著那幾名侍女看,不禁覺得奇怪。

    難道是他看上某個侍女了?

    不對吧,他要是想要女人恐怕剛剛就答應我了。

    一番猜測,朱霆頓時覺得,那幾名侍女應該是有什么事了,不然怎么會引起沈大哥的注意呢?

    隨即,他瞧瞧的離開了,找到其中一名侍女,問道:“剛剛你們在談什么?”

    侍女老實回道:“奴婢與他們在……談論沈公子,不過并沒有說沈公子的壞話……”

    不等他說完,朱霆便打斷了,道:“不是這個,還有嗎?”

    被這位三皇子殿下,打斷侍女以為他生氣了,不禁害怕了起來,顫顫巍巍道:“我,我們剛剛是在討論,一名侍女他夜晚回去家時,時常被人騷擾的事!

    “原來是這樣,難怪~”頓時,朱霆恍然大悟了。

    “三皇子殿下,您還有什么要問嗎?”侍女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事了,你忙你的吧~”朱霆擺了擺手。

    看來,沈大哥是要去為那名侍女伸張正義去了。

    既然如此,我可得悄悄的跟著,要是他遇上麻煩了,我要是出馬解了他的危機,借此讓他教我習武,豈不是順理成章?

    或者,我先一步出手救下那名侍女,被沈大哥認同,然后他便教我習武……

    越是想,這位三皇子就越覺得興奮,自己離習武的那一天就不遠了。

    也許,今晚過后沈大哥就肯教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隨即,朱霆快步離開,前去準備了。

    ……

    走廊這邊。

    沈義逛了逛,后隨意找了一名侍女問清楚了,他們晚上離府回家的時間,便回到房屋中休息了。

    沈義休息的房屋,過去一段距離便是廳堂,而廳堂過去便是一間寫著“監察處”牌匾的二層小閣樓。

    在南越國中,任何一個部門都可以有屬于它的府門,但二皇子朱賢,為人很是節儉,沒有再要一處府門作為監察處的府門,而是將自己的皇子府,中一間較為大的閣樓作為府門所在。

    監察處,一樓堆放著填滿墻壁的檀木書架,書架中有著許多的書籍,書籍都標注著時間或者什么事件……

    幾名身穿官服的文官,正在忙碌著……

    揮舞筆墨記錄、檢驗各地送來的資料等等。

    書架上,一名正在查找資料的一名文官,拿下一本厚厚的檔案,隨即快步向二樓樓閣走去。

    二樓,朱賢正在審閱著一樓幾名文官送上來的資料,并上蓋章,屆時統一送去給皇上審閱。

    “殿下!”一聲恭敬道的叫喊,在樓下傳來。

    “殿下,您要的檔案!

    一名文官,來到朱賢面前,將那手上的書籍恭敬的遞了過去。

    朱賢輕輕點頭,拿起檔案翻閱了起來……

    檔案上記錄著:

    何岸,南越國人,七十余歲,祖上曾給先皇雕刻過傳國玉璽,雕刻手藝非凡,住在珠崖城南城一處老宅,幾日前毫無蹤跡的失蹤了……

    看完,朱賢問道:“失蹤,難道就沒有一絲蹤跡?”

    “回殿下,”文官對著朱賢彎腰作輯,“是的,一絲蹤跡都沒有,不過……”

    聞言,朱賢皺眉問道:“不過什么?”

    文官回道:“剛剛給您查找檔案時,下官發現,每隔一段時間,皇城中以及周邊村落,都會有著幾名雕刻技藝非凡的工匠莫名失蹤。

    那些工匠就如同這名老者一樣,失蹤地沒有一絲蹤跡!

    “還有這等事?”朱賢眉頭一抬,“百姓失蹤可不是兒戲,盡快查清,若是真有什么人或者勢力,圖謀不軌,必須要將他不軌之事扼殺在搖籃之中,以免百姓人心惶惶!

    “下官,這就去查!

    隨即,文官快步離去了。

    “雕刻工匠失蹤,會不會是武王做的?”朱賢想了想,便否決了這想法。

    可是...武王要那些雕刻工匠來作甚?

    隨即,他便繼續審閱資料了。

    ……

    時間緩緩流逝,炎陽緩緩下落……

    明月逐漸升起,最終代替了炎陽,照亮了夜空。

    亥時。

    靜心府。

    一些因家在城中,所以沒有住在府上的侍女,結束了一天的勞務,走出了府門,向家門走去……

    與此同時,沈義悄悄的推開房門,看了看周圍確認了沒有人,后隨即向一處圍墻走去……

    就在沈義出門時,一處位于陰暗處的花草中,早早便穿著著夜行服,潛伏在此處的朱霆,也行動了起來,悄悄的跟著沈義去了。

    來到圍墻前,沈義原地跳起,在墻上蹬了幾腳,便輕松的翻過了圍墻。

    而跟蹤沈義的朱霆,就沒有這般好身手了,只見他有些,笨手笨腳的爬上了一旁的樹木,借此翻過了圍墻。

    靜心府,不遠處陰暗角落處。

    一名獨眼男子正在蹲坐著,時不時的望向靜心府,似乎在等著什么。

    這時,靜心府中小蘭走了出來。

    “我特地,晚了一盞茶的時間出府,他應該找已離開了吧?”小蘭看了看大街,沒有看到那個討厭的身影,隨即提心吊膽邁步,向前走去……

    走出靜心府,一段距離后,她松了口氣。

    這般距離了,他必然是早就等不了,離開了……

    “小蘭姑娘~”忽然耳邊響起了,一道令他害怕的聲音。

    只見,一名獨眼男子,如同鬼魅一般忽然出現,來到了他的身旁。

    “!”那忽然出現的聲音,令小蘭下了一跳,隨即顫聲:“杜,杜巖,你怎么來了?”

    杜巖笑道:“我是來保護你回家的!闭f話的,同時他還不留痕跡的,看了看小蘭的嬌軀,眼中隱隱有著某種火焰在燃燒。

    頓時,小蘭不敢說話了,而是低著頭乖乖往前走。

    杜巖在她身后跟著,在小蘭視線外,肆無忌憚的看著她的嬌軀,隱隱間舔了舔舌頭。

    就在他舔舌頭時,他身后陰暗的角落中,有著一道黑影閃過,而黑影身后,又是一道瘦小的黑影閃過。

    當然他,由于專注與掛前方的佳人,所以沒有注意到。

    走著走著,兩人一前一后走進了,一處陰暗的胡同……

    “我這幾日對他的心意他明白吧?那為何不接受我呢?”杜巖走著心底暗道。

    若是明天再去,幫里要是被拿群家伙知道了,指不定又要嘲笑我了。

    這時腦海中忽然響起了,虎爺說過的一句話。

    “生米煮成熟飯,不接受也得接受!”

    頓時,他眼神中那團火焰,變得熊熊燃燒了起來。

    隨即,他快步上前,沒有給小蘭反應的機會,抓住了他的手,順勢把她按在了墻上。

    “杜巖,你要干什么!”

    被按在墻上的小蘭,強烈的反抗著,奈何她乃是以女子,無法掙脫杜巖這個武者的控制。

    杜巖舔了舔小蘭的容顏,在她耳邊低聲道:“我這幾日所表現的心意,你是明白的,你為何沒有接受我?

    既然你不肯接受,那我便強行讓你接受!”

    說罷,撕裂了小蘭的衣裳……

    撕拉~

    就在他撕裂小蘭的衣裳的時,在不遠處一前一后,觀察的沈義、朱霆,頓時喊出了聲。

    “住手!”

    “住手!”

    “?”聽到身后有人叫喊,沈義回頭一看,看到了一個瘦小的身形,頓時有些疑惑。

    不過看到那人的眼神時,便知道了那人是誰了。

    “不管他了,先救下小蘭吧!彪S即,沈義回過頭,起身向小蘭走去……

    有夜色,杜巖并沒有看出來人是何人以及何宗容貌只能看到,那人的大致身形。

    “你是何人?敢來打擾我杜巖?”杜巖瞇眼警告道。

    沈義隱藏在夜色中,淡淡道:“堂堂一名武者,對待欣喜之人居然使用這般強硬的手段,在下真是大開眼界了!

    “哼,我乃烏幫武道二重的一流武者,想必聽說過吧,請速速離去,不然你就完了!倍艓r再次威脅道。

    “哼,我若是不呢?”說話的同時,沈義使用了紙老虎,這也是沈義第一次使用者裝13 的武學。

    站在對面的杜巖,頓時感受到了這名神秘人身上,傳來的恐怖氣息。

    頓時他瞳孔放大,驚駭道:“巔峰宗師!”

    這種,半只腳踏入修仙之境的人怎會在此?

    難道是游歷紅塵?

    看到杜巖這般震驚,沈義對著這紙老虎很是滿意,隨即便冷聲道:“有點眼力,我即將踏入修仙之境,不想傷人,你自行退去吧!

    杜巖掙扎了一下,最終在哪恐怖氣息的壓制下,松開了按住小蘭的手。

    眼中閃過一抹不甘之色,對著沈義抱拳:“前輩,晚輩告退!

    “嗯~”沈義輕輕點頭。

    隨即杜巖,轉身離開了,走出一段距離后心中喃喃自語。

    “哼,這般人物竟然出現了,這次就放過你,明日就沒有那么好運了!

    瞳孔中散發著強烈的欲火,看了小蘭一眼,隨即便離開了。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陕西快乐10分助手 114股票分析 湖北快三预测推荐号码 云南时时彩3d走势图 宁夏彩票11选5 香港三分彩开奖查询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晚的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选最大遗漏 黑龙江福利彩票p62今天开奖结果 002556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