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為美好的世界獻上恐怖如斯 > 第十六章 兩,兩開花?

第十六章 兩,兩開花?

 熱門推薦:
    “這是什么?”

    小東西的造型還挺別致的,四四方方的一個木盒,用金漆寫上大大的“!弊帧

    再來四個黑人可以直接抬走!尼瑪這是個骨灰盒。

    “你把他骨灰給揚了?”

    霧枝滿臉黑線:“我可不會如此粗魯。這是姐姐留下的遺物,只有外鄉人能夠打開它!

    骨灰盒的蓋子被施加了祝福的靈光,不管用多大的力氣都無法在物理上使之打開。

    但是當安瀾剛與之接觸,祝福的靈光就完全的熄滅,它重新變成凡物。

    “我要開了哦!”

    他咽了口口水,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莫仔是個九之勢迅速的掀起蓋子。

    霎時,風云變色,神社的上空驟然凝聚出許多烏云,黑壓壓一片,距離地面很近,像是有一個世界壓迫下來,帶來視覺和心靈的雙重沖擊。

    真像是一句古詩中所描述的那樣:“黑云壓城城欲摧!”

    更加驚異的變化還在后頭,又有一束血色的光芒透過層層疊疊的云海,投影到十萬大山當中,把世界染成血紅一片。

    此情此景,像極了絕世大妖魔橫空出世。

    出大事了,骨灰盒里面隱藏著絕世大兇!

    完犢子了,這下子是真的完犢子啦。

    霧枝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差點忘記說,今天是青冥殿下的安息日,會有血云天光的天象,這是正,F象!

    “安,安息日?”

    “傳說青冥殿下為了對抗從未知地帶飛來的大惡魔,曾經入滅九次,轉生九次,每次的日期都是今天,為了紀念他的功績,便把今天定為安息日,有浩大的天地異象……”

    “相信這個的是莎比,你信嗎?我反正不信!”

    “我也不信!”

    兩人把目光投向莫德雷德。

    莫仔一臉莫名其妙:“看我干嘛?你以為我會相信這樣的鬼話?”

    改變天地規則之事非同小可,非大能者不可為,當年一個名為“鹿目圓”的少女吸收了魔女的所有絕望,從根源上抹除魔女誕生的可能性,她也因此成就仙帝之位,號稱圓環仙帝,不可見不可想。

    人間的小神,即便盡力也不可能達到那樣的成就。

    異象來得快,去的也快,就像是拉稀的時候把炮彈一口氣發射出去,也就那個瞬間給力,過后就萎掉。

    安瀾低頭看向骨灰盒,他才發現這竟是罕見的空間法寶,使須彌納于芥子,里面的空間有正常棺材大小,正躺著一個人。

    此人身高一米八,卻很是瘦弱,剃著板寸頭,眉心紋著關公眼,穿著大紅色戰袍,上面印著恐怖的娃娃,眼珠子死死的盯著安瀾。

    安瀾的腦海當中瞬間閃過一句可怕的詛咒。

    “再看,再看就把我喝掉……”

    “這是老八的尸體?為什么會在這兒?還被精心保存著?”

    莫德雷德疑問三連。

    就在這時,老八的尸體忽然發生驚變。

    在他脊背位置有一個小黑點,默然爆發出來,化為無數赤紅宛若巖漿的魔紋遍布全身,充滿了魔性。

    而后他的尸體像是被倒上武俠小說中的化尸劑,融化成一攤爛泥,散發出惡臭的味道。

    《老八的秘密食譜》這本秘籍也發出紅光,等光芒散去,它里面的內容煥然一新,出現了新的訊息。

    “原來如此!”

    來自于兩個已經掌握所有情況的和一個完全不懂的人。

    這下子,所有的秘密皆展露在安瀾等人眼前。

    ……

    辭別霧枝,安瀾和莫德雷德回到憑夜村。

    路上的村民格外多,而且一個個都面色紅潤,像是剛做完不可描述的運動。

    安瀾來到村長家,發現他的門口處聚集了大量村民。

    “哎呦!兩位可算是回來了!”

    皆川智樹老遠看到兩人,一張臉笑成菊花。

    “出什么事了?”

    “好事!就在剛才,我突然找到讓純潔之花綻放的辦法!這下子我們終于能從詛咒中解脫!

    安瀾暗中嘀咕,老東西裝的挺像回事,你根本就不想解除詛咒,對吧!

    盡管心中不齒,安瀾表面露出吃驚之色:“哦,是什么辦法?”

    “等你過來就知道了!

    皆川智樹露出神秘的微笑,不肯細說。

    他帶著安瀾等和全村上下數千口人浩浩蕩蕩的殺向村中的大池塘,非常有骨氣的純潔之花在太陽底下熠熠生輝。

    “快去請青冥巫女!

    村長大手一揮,像是當年玉皇大帝邀請如來佛祖一樣,很快把當代巫女霧枝邀請過來。

    當她出現的時候,人群頓時產生極大的騷動,畢竟霧枝的美如盛開的罌粟花,很少有人能抵抗。

    一群人在想屁吃,霧枝我老婆!

    某個桃飽仙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想道。

    “人來齊了,村長你可以說一說兩開花的辦法了吧!”

    皆川智樹歪嘴一笑:“當然。想要讓純潔之花綻放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

    “大骨熬成湯?”

    “對,大骨熬成湯……呸,是神之血與人之血混合,神之血與人之血交融,即可以讓純潔之花盛開!”

    “這是什么原理?這兩種血液融合后,它純潔嗎?”

    “它不是純不純潔的問題,它是那種很特別的,很神秘的東西!”

    經過村長再三的保證,安瀾忍痛割掌取血,至于為什么是他,因為莫德雷德壓根就不是純血人類……

    代表神靈的霧枝之血與代表人類的安瀾之血互相包容,滴落在純潔之花的樹根上。

    它吸收了這股紅色的液體,汲取其中象征著某種神秘屬性的力量,最終盛開。

    枝干的頂端緩緩開出純白的花,散發出點點清香。

    安瀾聞到香味,一股原始獸性沖動涌上心頭,他仿佛喝下狂亂的美酒,呼吸像是風箱一樣熱烈。

    這豈是純潔之花,簡直就是**之花,勾引出隱藏在心底的所有邪念。

    “哈哈哈哈,開花了,開花了!你感覺怎么樣?”

    皆川智樹再也掩蓋不住笑意,笑容咧到耳根旁。

    他在狂笑!

    “是你干的好事!我要把你拆了!”

    安瀾咬牙切齒,恨不得一槍把他捅個對穿,但心底不斷涌現的惡念像是剝奪了他全部力量,身體一陣發虛。

    “無駄無駄!”

    村長一臉dio樣,猛然撕裂自己的上衣。

    其底下,竟然是一身恐怖的肌肉,堪比鬼背祖師爺!

    村民們盡皆如此,無論男女老少,全部變成布很少的大只佬!

    oh!ass♂we can。

    他們對安瀾露出邪惡的笑容,有人甚至還把手深入褲襠中……

    安瀾身上的汗毛根根立起,這特喵莫非不是生命危機,而是貞操危機?

    他可不想被吃香腸,不由大喊道:“師傅,救我!”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加拿大快乐8开奖和值 河北11选5走势图表电脑版 排列三开奖走势图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在线 黑龙江福彩36选7历史开奖 江西时时彩倍投计算器 上海11选5前三组遗漏 江苏11选5开奖 黑马计划软件怎样 陕西体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