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為美好的世界獻上恐怖如斯 > 第十一章 沒有美少女的萬華鏡

第十一章 沒有美少女的萬華鏡

 熱門推薦:
    戰斗之后,漫山遍野全部是教眾的尸體。

    卡梅洛小鎮的居民和試煉者們清洗了一天一夜后才把它們清除干凈,讓周邊恢復原樣。

    等到第二天清晨,圣拔儀式重新開始,但圣拔的主持人高文卻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圣槍之試煉暫時無法舉行了。

    因為在對抗黃金圣王的過程中,它消耗了極大能量,暫時無法使用。

    為了應對這種情況,圓桌劍派啟動備用方案,打開阿瓦隆秘境,利用無盡之幻考驗每一個試煉者的決斷、品德和性格。

    他把試煉者引導到一個穿和服的黑發少女面前,和服少女手持一面萬華鏡……

    !是蓮華,可愛,想……屁吃。

    蓮華手中的萬華鏡發出朦朧的光輝,向外釋放著斑駁的閃光。

    “你們,已經中了萬華鏡的毒!

    伴隨著她淡漠的話語,試煉者們盡皆入眠,進入到人類所窺視不到的世界中。

    “咦?阿瓦隆秘境很危險,還夾雜著對人性的考驗,為何這家伙笑的如此淫蕩?”

    高文眉頭一皺,發現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

    逢魔之時,光與暗互相輪轉,恍若太極之雙魚。

    漫長的山道前,兩個人正從睡夢中蘇醒。

    其中一人風流倜儻,貌若潘安,竟是遺世獨立的絕世美男子,此人當然就是我們的主角安瀾。旁邊躺著一莫德雷德。

    安瀾緊皺眉頭,那賣片的為什么把一女的送入萬華鏡的虛幻世界當中,莫非……安瀾狂喜!

    一看就知是老桃飽會員。

    “這任務還帶組隊的嗎?”

    莫德雷德醒來,她屏息凝神,就發現有一虛幻的屏幕橫亙在眼前,也不知是從哪個三流網游那里抄來的。

    安瀾聽罷也開始凝聚精神,果真有一塊虛幻的面板,上面寫道:

    “我看見妖魔穿上衣服變成了人類,我看見人類扯開外衣變作妖魔。偉大的青冥之神啊,人與妖的界限又在何方?”

    這是嘛玩意?

    安瀾沉聲問道:“莫德雷德,你怎么看?”

    “我覺得此事必有蹊蹺!”

    “……”

    差點忘記,按照設定,莫德雷德可能是個幾歲大的孩子,是個丈育。

    豬隊友,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若只有任務描述的前半句話,安瀾會認為這是個捉迷藏的游戲,找到混入人群當中的妖魔。

    之后到底是演變成三國無雙,還是只狼就看他倆的本事。

    憑借他多年的修腳經驗,問題不大。

    但是任務描述的后半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說妖獸人類同出一源?

    搞不懂。

    安瀾決定先上山去再說。

    他和莫德雷德本就是室友,又同時是圓桌劍派高層的私生子(安瀾自稱),很快達成共識,沿著狹窄的山道拾級而上。

    這條路很久沒人走過,兩側的植物瘋狂生長,都快沒過兩人膝蓋,走起來頗為艱難。

    經過長達一個時辰的跋涉,安瀾終于在群山環繞之地發現了人類的聚集地,一個靜謐的小山村。

    憑夜村,是它的名字,容易讓人雞動,但肯定不是安瀾想象的那個。

    它其實只是個相當普通的村子,只是剛好位于深山老林間而已。

    “外來者,有外來者!”

    兩人剛一進村,就有一人像是得了帕金森,瘋狂抖動,然而一陣風似的跑進村子里。

    很快,整個村的人全部出動,一窩蜂似的涌過來。

    “怎么說?”

    莫德雷德望向安瀾。

    安瀾眼睛微微瞇起:“如果我所料不錯,這是一個極度封閉的山村,不歡迎任何外來者。我們恐怕有麻煩了!

    “哦?他們想找茬,那可找錯對象了!

    莫德雷德召喚出寶具,做出迎擊的姿態。

    安瀾不禁用憐憫的視線望向村民,你說你惹誰不好,偏偏找上莫德雷德,她可是貨真價實的熊孩子,只要與其為敵,上至百歲老人,下至嗷嗷幼童,照揍不誤!

    村民們越來越近,莫德雷德伏低身體,模樣像極了捕獵前的母獅子。

    面對可怕的莫德雷德,村民們立即掏出了——

    果盆和花籃!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

    What are you弄啥咧?存心搞我心態是吧!

    “找茬?”

    莫德雷德看了安瀾一眼,語氣微微上揚。

    嘲諷,這是**裸的嘲諷,我竟然被一個不足三歲的小屁孩嘲諷了,還**無法反駁。

    趕緊記小本本上。

    某年某月,莫孩兒這廝嘲諷與我,奇恥大辱,必十倍報之!

    決定了,下次作業給她一個假的答案。

    “兩位跋山涉水,想必有些累了吧!如果不嫌棄,還請到寒舍小憩一頓,如何?”

    一個白發白胡,打死都知道是村長的角色笑瞇瞇的發出邀請,不過是個地中海。

    “村長您太客氣了!

    嘴上這么說著,身體卻跟著老人來到了他的家。

    村長的家自與別處不同,像是日式的大庭院,占地面積極大,還有家仆、保鏢等,皆孔武有力,面帶兇色。

    安瀾和莫德雷德入座,有人看茶,奉上瓜果。

    村長在安瀾對面坐下,他一臉笑瞇瞇的模樣,甚是猥瑣油膩,笑容再邪惡些就是某種游戲當中的年上角色,頭上會長出牛角的那種。

    “鄙人皆川智樹,雖不才,添為憑夜村村長。本村村民的過度反應你們也看到了,想必內心充滿疑惑。請放心,我們對你們沒有任何惡意,只是太激動而已!

    “有什么緣由嗎?”

    皆川智樹嘆了口氣,說道:“這和我們村子的一個傳說有關;蛟S你們不知道,憑夜村是附近有名的詛咒之村,幾十年來從未有外人入內……”

    “若是如此,村民的反應未免太大了!

    哪怕他是個耍猴的,村民最多感覺新鮮而已,不會受到過度的歡迎。

    皆川智樹又道:“因為你們和詛咒有關。多年以前,山上的青冥神社還在的時候,青冥大巫女便做出一個非常重要的預言:唯有外來者能解開宿世的詛咒。于是,我們便極度渴望外來者出現,一直等到你們的到來,情緒難免激動!

    安瀾一聽就知道肉戲來了,村子的詛咒很可能就是秘境的主題,也就是主線任務,忙問道:“你們的詛咒是什么,從哪里來,打哪兒去?家里幾口人,地里幾頭!∨,說順嘴了。差不多就這意思,你意會一下!

    皆川智樹:“……”

    他定了定神,目露迷茫之色,好像在腦海里擁抱度娘:“那是一個古老的故事!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期期100准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福彩3d最大值遗漏值尾走势图 安徽11元选5开奖 真钱斗地主下载 下载快3最新版本 股票指数行情历史行情 排列三奖金表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今天 中国福彩有五分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