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為美好的世界獻上恐怖如斯 > 第十章 呼哈哈哈哈哈

第十章 呼哈哈哈哈哈

 熱門推薦:
    試煉者們可不是手無寸鐵的農夫農婦,他們要么是凡俗當中的武林高手,要么就是召喚出上等靈根的存在。

    排除一些無法戰斗的靈根持有者外,剩余的家伙全部可以大喊一聲:“我要打十個!”

    “抄家伙砍死他們!”

    莫德雷德召喚出圣劍,連刀帶人一起砍廢。

    眨眼之間,她的腳下便躺下數個教徒,還有十數人被她的雷霆擊飛,不知生死。

    其余的試煉者當中,能夠戰斗的人全部擺開架勢,準備迎擊。

    只見那藍發海藻頭青年大喝一聲:“魔法英仙拳!”

    便有如同星座一樣的光芒激發出來,瞬間奪走十二個教團成員的生命,這一幕讓某個白發小蘿莉面色一凜,她乃是替身使者,持有名為“大力神”的可怕替身,然而藍發海藻頭的拳芒卻讓她心生恐懼,好像遇到了克星。

    “得想辦法干他一炮!”

    赤紅的瞳孔里流轉過許多念頭,望向藍發的眼神中全是不懷好意。

    又有黑衣劍士劍法無雙,他直接E過去,接上一Q頂在墻上,然后是W加平A,直接星爆棄療斬!

    頭頂滑稽,拉出刀光,完成雙殺!

    好快の刀!

    安瀾不甘示弱,跟在莫德雷德身后:“爾等插標賣首之輩,吃你安爺爺一槍!”

    說完,一槍刺出,當場血液噴涌!

    “喝!”

    又是一槍,人頭到手。

    他勇猛無雙,宛如戰神,走到哪里,捅到哪里。

    直打的山崩地裂,血流如注,腳下躺倒不知多少敵人。

    “滾!老子都干掉了,你再捅一槍干嘛?”

    莫德雷德破口大罵,反手把安瀾推到前面,與一個手持鐮刀的黑衣教徒正面相遇。

    “……”

    噗嗤。

    安瀾下意識的一捅,在黑衣教徒難以置信的眼神中一槍結果了他。

    好像,殺人也沒有那么難?

    不知道是不是安瀾本身沒心沒肺,還是受到赤峰矛的影響,第一次殺人后他沒有一絲害怕或惡心的情緒,反而有那么一絲,興奮?

    “我該不會天生就是殺人鬼吧?”

    他懷著這樣的疑問,馳騁戰場,很快收割了十數道生命。

    盡管黑衣教徒的人數遠比試煉者多,但戰斗卻呈現一面倒的形式,教團成員節節敗退,而試煉者一方連受重傷的人都很少,其中最嚴重的間桐某某人,還是倒在友軍手上。

    這也正常,畢竟試煉者們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不像教團成員,八成是某地農民或小青年被洗腦后送來,非常樂色。

    不過,最終勝負如何和安瀾等試煉者完全沒有關系,主要還是看太陽騎士和圓桌劍派的高層。

    高文與悲風的戰斗趨于白熱化,天上地下全是他們戰斗的痕跡,群山震顫,大地開裂,涌現出天光和黃泉,一副末日的景象。

    半空之中劍氣彌漫,甚至斬裂了空間,這些劍氣的源頭便是高文,他的劍法雖然日常被黑,人稱“砍樹劍法”,但其實并非鬧著玩的,舉手投足間,便有劍氣迸射而出,大地的裂痕大多是他造成的。

    而悲風的實力也不可小覷,雖不如高文,但憑借著多種化身之力,打的有來有回,短時間內難分勝負。

    至于籠罩在烏云當中的圓桌山頂,又是另一幅景象。

    三狗屠神陣,名字雖不好聽,但凝聚出的三只妖犬絕非尋常,相傳乃是古代隱修攻其陰♂睪所創,連不死者的統領薪王都在其手中吃過大虧。

    所以,哪怕蘭斯洛特和崔斯坦皆是不弱于高文的強大修士,身上也出現許多傷口,都是被狗咬的。

    黑獸團長極為滿意,不愧是上古秘法,沒有辜負他長年累月收集單身狗心血的艱辛。

    憑借此陣,足以在人間馳騁無憂,距離他夢寐以求的侍奉世界又近了一步。

    “鬧劇就到此為止吧!”

    忽然,圓桌山頂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緊接著是鎧甲撞擊的叮當聲。

    從緊閉的正殿大門中,走出一位身高僅一米五的少女,她擁有一頭綺麗的金發,綁成辮子纏繞在其腦后,碧綠的瞳孔中透發出凜然之氣,任誰都無法小瞧。

    別看她僅有一米五,卻是如今圓桌劍派的掌門,獅子王劍阿爾托利亞,手持之圣劍,號稱立于圣劍頂點,傳說其斬落過天上謫仙!

    黑獸團長瞳孔一縮,收起陣法退回戰船上,這圓桌劍派掌門,可不是好惹的。

    “掌教至尊,無需您親自動手,我們兩個就夠了!

    蘭斯洛特恭敬的說道,只要他顯露無悔湖光真正的威力,三狗屠神陣也不能阻攔他。

    阿爾托利亞淡淡一笑:“黑獸團長不足為據,真正值得在意的另有其他,我說的對嗎?躲在暗處的朋友!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笑聲?”

    蘭斯洛特臉色劇變,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道孤高的黃金之影。

    黃金圣王,吉爾伽美什!

    果然,笑聲過后,天空當中憑白浮現出一艘黃金的方舟,黃金的英雄王端坐在王座上,俯視著圓桌劍派。

    “令人厭惡的敏銳直覺,簡直就像是野貓!

    阿爾托利亞絲毫不為所動,淡漠的問道:“沒想到真是你,居然和魔道攪合在一起,你果然就是邪魔外道!

    吉爾伽美什不屑的說道:“什么是正道,什么又是魔道?不過是你們這些雜修自顧自的劃分出來而已,與本王何干?本王乃是天生的圣王,凌駕于一切道與法之上!”

    “那你為什么會幫助他?”

    “如此愉悅的理想,怎能少的了本王的身影?我迫不及待的等待著圓桌劍派成為侍奉門派的那一天!

    吉爾伽美什嘴角微微翹起,整個人充滿了邪氣。

    面對如此侮辱,阿爾托利亞竟也沒有生氣,她忽然露出一個笑容,道:“你的右手還好嗎?剛接上去不久想必用起來不方便吧!”

    吉爾伽美什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他盯著阿爾托利亞,用平淡至極的語氣說道:“雜修……”

    后來發生什么事情,底下的人就不知道了。

    安瀾等一干人只看到整個天空都沸騰起來,云霧全部消散,赤紅的龍卷覆壓四野,遠遠看上一眼,靈魂都好像要被吸走。

    而整座圓桌山化為了一桿圣槍,槍身上插有十三之牙,代表著十三道拘束,那一天,有七道被完全解開。

    等天地動亂結束后,FFF教團的人丟下無數尸體終于退場,只留下一片狼藉。

    圓桌劍派眾人沒有追擊,而是在清點損失,整理戰場,同時疑惑,他們到底干啥來了。

    可惜,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事情的緣由。

    ……

    黃金之舟維摩那之上,吉爾伽美什端坐于王座,黑獸團長躬身獻上寶物。

    那是一快漆黑的寶石,上面有猩紅的紋路。

    “計劃進行的非常順利,這就是從圣槍當中提取到的……”

    “阿爾托利亞粒子!”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天津11选5是怎么玩 时时彩包胆技巧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 北京11选5开奖时间 中国福利彩票3d彩吧 怎么分析股票涨跌 四川快乐十二前三直选开奖结果 喜乐彩票网 广东好彩1怎么玩 广西快乐双彩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