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星際爭霸之歐雷加的黑暗帝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蟲群征服者

第二百六十一章 蟲群征服者

 熱門推薦:
    “第一艦隊開始撤退了,星靈重創了白星號!蔽侄髡f。

    在布塞法洛斯號的主屏幕里,白星號巨大艦身超過三分之二的部分都憑空消失了,他們看到火焰從這艘旗艦剩余艦體的觀察窗和氣密閥門中噴薄而出,想要從其中搜尋幸存者無疑是一種奢望。撤退中的泰倫艦隊似乎也明白這一點,竟然沒有派出哪怕一艘醫療運輸船來救援他們的元首。

    “你能確認我的父親就在白星號上嗎?”瓦倫里安不相信阿克圖爾斯就這么簡單的死去了,那個與泰倫聯邦斗了十幾年的男人為躲避搜捕奉行狡兔三窟的原則。

    “您比我更了解白星號,她是現役最新式的戈爾貢級戰艦,元首的旗艦,通常來說,白星號的出現就意味著元首親臨戰場,為保護他的子民浴血奮戰!迸為L回答說。

    “你覺得我的父親是這種人嗎?”瓦倫里安側過頭。

    “這是帝國征兵部的說辭,長官,我不好多說。但您知道他們最擅長黑白顛倒,說什么帝國陸戰隊里中古地球羅馬英雄式的人物一抓一大步,這可能么!迸為L說。

    特別是在經歷過影刃計劃幽魂叛逃,托什潛入皇宮行刺以致帝國元首差點就沒命的教訓以后,他就從來都不會不給自己留后路。

    阿克圖爾斯·蒙斯克親自跟隨艦隊作戰已經是幾年以前的事情了,掌握權柄越久就越珍惜性命,他極有可能只是身處克哈的皇宮內,在一塊巨大的全息投影屏幕后面遠程遙控他的艦隊。

    父親從沒見過亞頓之矛這樣的超級母艦,從白星的艦橋看向亞頓之矛就好像在仰望一座高山,也許他對星靈有這樣恐怖的戰艦感到了威脅,其對星靈的認知沒準還停留在24年星靈艦隊肆無忌憚地摧毀人類殖民地的時候。

    對于元首而言,星靈隨時可能再次像幾年前一樣把泰倫帝國的殖民星球燒成一塊黑色的結晶體,因為他既不了解星靈的文化,也不信任那些與人類迥然不同又擁有強大艦隊的外星生物。

    瓦倫里安了解自己的父親,甚至可能遠比他了解自己的要多得多。

    帝國元首理所當然地對強大的鄰居感到忌憚,如果有機會的話,他絕對不介意在消滅異蟲的同時毀滅星靈和他們礙眼的殖民地。如果星靈有著像亞頓之矛這樣的超級戰艦,那意味著元首對這一外星種族的實力和威脅的評估還要上升。

    異蟲被消滅以后要是那些戰爭狂熱者把矛頭指向人類,誰能保證帝國艦隊能夠抵擋地住星靈。

    元首需要弄清楚這艘星靈的超級母艦只是一艘史無前例的殖民運輸船還是集戰爭和運輸于一體的可怕造物。

    在元首的艦隊剛剛出現在查爾高空軌道上的時候,即使是一位空軍少尉都能發現在忽視亞頓之矛那無與倫比的體積的情況下他們面對星靈無疑是占據絕對優勢的,帝國元首當然不想放棄這樣難得的機會,只要能夠殺死刀鋒女王,無論冒怎樣的風險都是值得的。

    這很可能只是一次試探性的攻擊,因此白星號這艘帝國現役最強戈爾貢被一發凈化光束擊毀以后就開始撤退了,考慮到有半支艦隊在搖擺不定的兒子手里,帝國元首不想在此折損過多的力量。

    “我們必須馬上返回克哈!蓖邆惱锇菜伎剂撕芫猛蝗徽f,“我要去皇宮!

    瓦倫里安幾乎就要認定阿克圖爾斯絕不可能死在這里,但還是必須要回到克哈確認此事,萬一他老爹真就這么頭鐵,看到那么大艘亞頓之矛還要沖上去送人頭,泰倫帝國真就要亂套了,那時肯定要有人掌控局勢。

    他跟父親這次還沒徹底翻臉,至少布塞法洛斯號還沒來得及朝白星號開火。也許父親憂心于自己的兒子沉迷于外星神秘學,但誰讓他就這么一個兒子。

    “您準備好加冕了嗎!迸為L問。

    “別打岔沃恩,沒人比我更希望我的父親還活著,家人、親情和愛在蒙斯克家是比一切都重要的事物,如果有蒙斯克家的人失去了它們,任何一個蒙斯克都會像我的父親一樣渴望復仇,冷酷似鐵!蓖邆惱锇财鋵嵶约阂膊恢缾壑约旱募胰耸鞘裁锤杏X,他在父親的授意下被訓練為一個精通政治和戰斗的合格繼承人,在母親死后就再沒人去教他什么是愛。

    “但說到底可能只有他知道自己究竟在不在白星號上,我們還要回去確認我的父親是否正坐在皇宮中等著我去見他!彼S即命令道。

    “導航員,定位克哈的一處折躍坐標,把它發給所有還能進行躍遷的艦船。埃涅阿斯號、安菲特律號、海恩斯號和梅利埃格號留下來接應查爾登陸部隊!

    ……

    亞頓之矛已經脫離實體宇宙進入超時空航道,歐雷加在艦橋上終于見到了歐雷加之拳帶來的薩爾那加神器,這個被分成五份的黑物體表面光滑,光可鑒人,組成神器的五個部件被放置在一個靜滯裝置內,散落地漂浮在空中,部件用于銜接的部位有著散發著熒光的美麗線條。

    “真理以你們為榮,我的勇士們!睔W雷加說著向薩爾那加神器部件伸出手,這些部件立刻飛到他的身邊旋轉飛舞,最后在強大力量的控制下組合為完整的神器。

    “向真理致敬!边@些歐雷加之拳黑暗圣堂武士穿著漆黑的長袍,長袍的下擺處有著一道猩紅的閃電,頭戴刺蛇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

    而后歐雷加把目光轉向歐雷加之拳帶來的另一個靜滯箱,這個靜滯箱比擺放神器的要更大一些,里面卻是一只處于沉睡狀態,傷痕累累的跳蟲。

    這只跳蟲與一般的該類型異蟲個體沒有什么分別,強健有力的雙足、堅韌的皮膚和小巧的脈絡背翼,以及鐮刀一樣的小爪子。它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個體而非精英跳蟲吞食者,唯一與其他跳蟲不同的就是顎部那一對巨大的,仿佛由下顎骨衍生出的牙齒中的一根斷了一小截。

    “把它放出來!睔W雷加命令道。

    靜滯箱應聲打開,這只跳蟲漸漸蘇醒,它昏黃的雙眼望向了歐雷加和黑暗圣堂武士,怔住了一會兒,接著突然反應過來,振動背翼張開利爪就向歐雷加沖了過去。

    歐雷加對利刃出鞘的暗堂們擺了擺手,這些戰士們立即在一團團突然出現的黑霧中消失了。

    “可憐的小東西!睔W雷加用手輕輕一握,這只正在沖鋒的跳蟲就被強橫的幽能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直到一陣骨頭撕裂和凄厲的嘶叫聲傳來。

    “看清楚誰才是你的主人!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七星彩开奖历史全部 全天吉林快三精选版 股票融资协议书 内蒙古快三快三一定牛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 湖北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靠谱 江苏安徽快三交叉计划 江苏十一选五定牛走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易懂教学(新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