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平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平

 熱門推薦:
    朱元璋的想法其實跟朱標類似,也不指望他們改好,能讓御史少上奏彈劾就行了,他本來一天國家大事就多的要命,中間還要看他們惹是生非的奏報……

    朱元璋看了眼兒子,心中忍不住感嘆,還是標兒懂事啊,這就幫咱把那些狗一樣的東西都解決了。

    一旁的朱家三兄弟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雖然三人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但是眼中還是隱藏著一絲黯然。

    都是自己父皇的親生兒子,但他們跟大哥的待遇簡直是天差地別,憑什么?就因為大哥比他們早生幾年?

    朱標雖然沒有回頭,但也能想到后面三兄弟心中的不忿。

    沒人會認為自己天生就比別人差,尤其是皇子這種生物,可能在他們眼中朱標不過是因為得到了最好的培養,得到了父皇的所以寵愛,所以他才會顯得如此耀眼奪目。

    這里面最不爽的應該就是朱樉了,他只比朱標小一歲,確切的說是幾個月,但是就注定了一個為君一個為臣。

    至于朱棡倒是還好,畢竟論長幼沒有朱標也有朱樉,論本事就更別提了,他們三兄弟經常在一起,自然清楚老四雖然話不多,但是什么事他都清楚的很。

    朱棣的心情則是很復雜,上面有三個哥哥,而且他心中清楚自己比老二老三都要強,但是跟自己深不可測的大哥比起來,他還是太嫩。

    總的來說三兄弟雖然羨慕嫉妒自己的兄長,但心中還是服氣的,這也是他們一有機會就往朱標身邊湊的原因,但無論如何,他們面對朱元璋和朱標父子情深的場面,心中還是有委屈。

    至于朱元璋自己可能并沒有多少感覺,父母對子女的偏心是下意識的,朱元璋自認對孩子們都很好,沒有讓他們挨餓受凍,還給他們請老師教導。

    只可惜感情這個東西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朱標也懶得刺激弟弟們,又跟朱元璋說了幾句就告辭出來了。

    朱家三兄弟也恢復正常,樂呵呵的跟著自己大哥,朱標一看今日的工作也差不多了,也好日沒有活動身子骨了,就領著他們去御馬監騎馬射箭。

    他們各自的馬匹也都養在這里,有專門的太監來照顧,兄弟四人騎馬跑了兩圈,現在天氣炎熱,跑完后馬匹有些煩躁,他們索性就給馬兒洗澡刷毛。

    這些事他們也做過,只不過大多時候都是旁人代勞,朱標今日心情也不錯,自己的馬兒是跟他北伐過的,朱標也是念舊的,看它舒爽的搖頭擺尾,不停的拿大頭蹭自己,朱標也是感覺很愉快。

    劉瑾一旁搭手,那個曾經撞到過朱標的小太監并且緊緊抓著韁繩,生怕它突然沖撞到太子殿下。

    另一旁的三兄弟可比朱標熟練多了,可見平日里他們就沒少來伺候他們的寶馬。

    朱標看著身邊的兩個太監猛然想起來大明最成功也是最有名的大太監鄭和,說起鄭和下西洋他知道,但是鄭和現在叫什么,出沒出生他都不知道。

    不過記得應該是從云南被抓來的俘虜,被閹割后送入了宮內,最后到了朱棣的府邸內伺候,那可早得很呢。

    云南情況復雜,盤踞在云南的割據勢力主要有故元梁王和土酋段氏,梁王以昆明為其統治中心,在北元尚存的時候依舊遵奉北元朝廷的命令。

    自從北元被朱標覆滅后,此人就依仗地利拒守一方,朱元璋也不是沒派人去招降過,結果都是有去無回。

    土酋段氏則控制著大理一帶,曾經直屬北元管轄,但現在處于半獨立狀態,與梁王政權之間不時發生武裝沖突,跟大明的態度曖昧,但是也沒有表露出太過親近。

    云南地區民族結構混亂,各自為政的村寨比比皆是,山河地勢險峻叢林密布,絕不值得大明現在耗費精力打下來。

    不過云南資源豐富銅獎和銀礦,都是大明必須的資源,所以過幾年朱標肯定是好謀劃的,但是現在還不行。

    明年先拿下割據巴蜀的明夏,巴蜀之地號稱天府之國,土壤肥沃,非常適合種植農作物,而糧食就是大明最迫切需要的東西,只要糧食夠了朱標的大部分目標就都可以完成了。

    何況巴蜀之地的產鹽量也是十分感人的,所以朱元璋和朱標的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他,沒有什么能阻止大明拿下這塊寶地。

    朱元璋已經在明夏內部拉攏了一部分人了,只要大軍一到,就可像劉備取蜀地一般,自有人獻關奉城。

    這也是湯和重回大明上層的機會,拿下巴蜀封個國公還是夠的,如此湯和也能滿意了,這也是兩家的默契。

    湯和畢竟是朱元璋的老弟兄,甚至可以說是朱元璋踏上這條路的領路人,自有一份情誼。

    所以明年還有一場戰爭,打完后今年的存糧也就又沒有了,云南之事還得往后拖,畢竟他的優先級并不高。

    拿下巴蜀之后,大明的主要目標是遼東地區,和沿海倭寇的治理,不會再短期內發起大規模戰爭了。

    朱標默默的盤算了一會,突然發現自己這會兒就光刷一個地方了,很明顯的能看出來這個地方的毛比旁邊稀薄了很多。

    劉瑾他們雖然看到了朱標在愣神,但也不敢打擾朱標的思慮,只能委屈委屈馬匹了。

    朱標笑著摸了摸踏雪馬的頭顱:“今晚給它加料!

    朱標跟三兄弟打了招呼就會東宮了,明日還要見蔣思德,安排高麗的事物,后天還要看著科舉大考。

    等朱標走后,三兄弟也沒心思伺候寶馬了,揮手退太監們三人在院子里隨意的走動著。

    剛開始誰都沒有說話,足足走了兩圈朱樉才開口說道:“要是沒什么說的,我可回屋了!

    朱棣看了他一眼說道:“能說什么,那就散了吧!

    朱棡攬住他們的肩膀:“行了,這兒就咱們三還有什么不能說的!

    朱樉笑道:“怎么也輪不到你,你自然無所謂了!

    朱棡說道:“我可沒你們倆的野心,若是你們倆商量封王的事情那咱們三就聊一聊,大哥可是明說會削藩的,要是你們倆想聊大哥的位子,那就再見了!

    朱棣漠然的說道:“你們倆要是太子,那我就要試一試了,不過大哥做那個位子,我服!

    ……………………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p62开奖结果双今天 云南11选5中奖助手 贵州快11选五开奖 百度一下双色球开奖结果 正版平特一肖图由ww 河南快3遗漏一定牛 明日股票推荐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200万炒股到1.4亿爆仓 时时彩信誉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