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姐姐實在太寵我了 > 第一百零七章 可我怕

第一百零七章 可我怕

 熱門推薦:
    有了逃跑的心思,荊哲就開始在心里謀劃。

    邊講故事邊思考,不多會便有了主意。

    掀開車窗簾朝外面看了看,此時正來到一處荒野樹林,路兩側郁郁蔥蔥的長著一片矮樹,目光所及之處,樹林后面有一塊鼓起的山丘。

    把車窗簾放下,荊哲捂著肚子,“哎呦,想下車去方便一下憨憨,一起吧?”

    憨憨擺手:“俺不去!

    “……”

    遇到這種豬隊友,荊哲無言以對。

    這個時候才能想到胖球的好,若是他的話肯定能充分理解自己的意思吧?

    憨憨又好奇道:“少寨主,俺記得半個時辰之前咱倆不是才方便過嗎?怎么現在又去?”

    說話的時候,還朝荊哲下三路掃了一眼。

    “……”

    荊哲那個氣:你特么是在質疑我的腎能力?

    “少寨主,你要去就趕緊去吧!”

    見荊哲光說不動,憨憨催促道。

    瞪他一眼,荊哲怒道:“現在又沒感覺了,不想去了不行?”

    “行,當然行啦!”

    憨憨大喜:“那快點給俺們講講,唐三藏被白骨精抓住之后如何了?豬八戒去花果山有沒有請回孫悟空?”

    荊哲正在氣頭上,瞥他一眼,恨恨道:“當然沒有!白骨精抓住唐三藏,說道:大唐有高僧,法號三藏。三藏之大,一個鐵鍋燉不下,找來兩個燒烤架,白骨精連吃三天,吃的很撐!

    憨憨:t^t

    桂枝:

    蘇墨塵:

    半晌,憨憨才問道:“少寨主,這…這這不太對吧?”

    “怎么不對?”

    荊哲得意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讓你嘚瑟!

    “孫悟空回家娶了個母猴子,正洞房呢,哪有功夫搭理唐僧?他被吃了還不正常?”

    “可是…可是…”

    憨憨也說不上為什么,但總覺得不對勁。

    看著六尺大漢快被急哭的窘迫模樣,蘇墨塵也有些哭笑不得,拉了拉荊哲道:“你就別逗他了,好好講故事吧!”

    “好吧!

    然后按照正常流程開始講,聽到孫悟空從花果山趕來救人,憨憨終于笑了出來。

    講了一半,荊哲清了清嗓子,問桂枝:“有水嗎?”

    以為他渴了,桂枝趕忙把水遞過來,荊哲示意她交給憨憨。

    憨憨撓頭:“少寨主,俺不渴!”

    “你渴!”

    “俺真的不渴?”

    “不渴?信不信白骨精連孫猴子也給烤了,唐僧到不了西天就得大結局?”

    “……”

    屈服于荊哲的淫威之下,憨憨開始喝水。

    眼看著一大桶水不多會就見了底,荊哲十分欣慰。

    ……

    喝水的效果還是很明顯的。

    約摸一個鐘左右,憨憨就捂著肚子道:“少寨主,俺想去方便!

    “方便?正趕路呢,很不方便!”

    荊哲壞笑道:“再說咱倆才方便了多久,怎么又去?你是不是不行?”

    憨憨也聽不懂,痛苦道:“喝水太多,確實不行了!”

    著急逃跑,荊哲也不再逗他,跟蘇墨塵招呼一聲,拿著包袱,準備出去。

    憨憨還不忘問道:“少寨主,出去方便,你帶包袱干嘛?”

    荊哲恨不得給他一腳,但看到蘇墨塵也投來質疑的眼神,耐心解釋道:

    “肚子不舒服的時候,千萬不要賭那是個屁,不然你會輸的很慘!”

    蘇墨塵臉色漲紅,憨憨覺得此話有理,若有所思的點了點,同時也帶上了自己的包袱,以備萬一,還能有東西擦屁股。

    只有桂枝,天真又單純,等他們下了馬車,才好奇問道:“殿下,荊公子剛才說的是什么意思呀?”

    蘇墨塵沒回答,總覺得不太對勁,但別人說是去方便,她總不好也跟著。

    掀開車窗簾朝外看去,就見荊哲和憨憨走進樹林,翻過了山丘…

    ……

    開閘放水,總是讓人心情舒暢。

    憨憨抖了抖,提褲子準備回去,就見荊哲已經找了塊陰涼地方坐了下來。

    “少寨主,怎么還坐下了?不回去嗎?”

    “不回去!

    荊哲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心里還在安慰自己,莫要跟個憨憨生氣。

    “為什么不回去呀?公主殿下不是還等著咱們么?”

    “沒聽她說,要帶咱們進宮,你就不怕嗎?”

    憨憨認真想了想,然后搖頭:“不怕!”

    “……”

    荊哲耐著性子說道:“你想想,咱們說到底身份還是山賊,那皇宮是什么地方?若是身份暴露了,想逃都逃不了!再說,她可是公主,若是把你留下當個駙馬,你以后想出宮都難,還不害怕嗎?”

    “不怕,因為公主殿下不可能選俺做駙馬!

    憨憨非常機智的分析道。

    “可我怕!”

    “……”

    憨憨張著嘴巴,半晌才了然。

    蘇墨塵還沒表明公主身份的時候就跟少寨主眉來眼去,若是進了皇宮,還真可能把少寨主變成駙馬。

    作為少寨主的跟班,少寨主出不了皇宮,他也出不了,這么一想,就開始怕了。

    在他身邊找了塊地方,也坐了下來。

    荊哲見狀,點點頭,還算滿意。

    “少寨主,咱們就在這坐著,萬一他們找來怎么辦?要不再往后面走走?”

    憨憨提醒道。

    “不用!

    從他們下車的地點到這邊已經走了一段距離,荊哲實在懶得再走,之前那個隋將軍還想阻攔他們上車,怕的是進城之后被人看到說閑話,若是聽說他們逃走,高興都來不及,哪里會來找他們?

    他們奉命出城接蘇墨塵回宮,定是趕時間的,更不會浪費時間在找他們這種無關緊要的人身上,綜上分析,他們這邊很安全。

    只要在這等會就行了。

    約摸半個時辰后,荊哲站起來,拍了拍手。

    “應該差不多走了,咱們回去看看!

    “少寨主,俺想到一個問題,如果他們走的時候把馬車一塊趕走了怎么辦?”

    “……”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荊哲呆愣片刻,嘴里嘀咕道:“應該…不會這么狠吧?”

    他們已經乘車走了六天,差不多還要走四五天才能到京州,若是沒有馬車的話…

    荊哲不敢再想,趕緊越過山丘,往之前下車的地方跑去…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互联网理财平台哪家好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体彩天津11选5玩法 昨日上证指数 各种股票指数代码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股票分析指标大全》 上海十一选五今日一定牛 河北20选5怎么玩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