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姐姐實在太寵我了 > 第一百零六章 好的,憨憨!

第一百零六章 好的,憨憨!

 熱門推薦:
    親衛軍此行的目的就是接墨塵公主回宮,所以隊伍中間還有一輛同樣刷著金黃色彩漆的巨大馬車。

    待柳驚鴻一走,隋守仁便請蘇墨塵換乘馬車,畢竟跟他帶來的馬車一比,他們原先乘坐的那輛就顯得太lo了。

    蘇墨塵也不矯情,在桂枝攙扶下就上了車,隋守仁正準備落簾,誰知蘇墨塵在馬車門口朝外面招手:“還看什么呢?上來呀!”

    隋守仁回頭看了荊哲一眼,有些為難道:“殿下,這…不好吧?”

    若是讓外人看到,堂堂安國公主竟跟個男子同坐一車,傳出去該如何是好?

    之前她們怎么坐他不管,但現在由他護衛回京,自然要謹慎些。

    有更寬敞、更舒服的馬車坐,尤其還是皇家馬車,荊哲當然想試試。

    但聽到隋守仁的話,他故意露出一副欲拒還迎的表情,擺手道:“既然這位將軍都說了,還是算了吧!”

    “沒事,他聽我的!”

    說著,蘇墨塵狠狠瞪了隋守仁一眼,冷聲道:“隋將軍,本宮讓朋友上車一敘,你也要攔著嗎?”

    “殿下,下官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還要你教本宮如何做事?”

    “……”

    隋守仁啞口無言,他確實不敢教公主做事,作為安國皇帝唯一、也是年紀最小的女兒,墨塵公主可謂里萬千寵愛于一身,很多時候,就連陛下都會聽她的。

    不然也不會有這次的出宮游城事件了。

    在他發愣間隙,蘇墨塵再次對荊哲招手:“還看什么?快點上車呀!”

    “哦!

    平日里屢屢在他手上吃癟的蘇墨塵,偶爾看到她如此威嚴的樣子,確實別有一番風味。

    荊哲走上馬車,還不忘對隋守仁笑笑。

    看著面前的俊俏少年鉆進馬車,隋守仁捏著下巴,若有所思。

    蘇墨塵還不忘對憨憨說道:“憨憨,你不是也想聽猴子的故事嗎?你也一起上來吧!”

    憨憨就沒想太多,他確實想聽聽那流沙河里到底是個什么妖怪,忙不迭的上車。

    隋守仁:“……”

    看著又一個男人在他眼前鉆進馬車,隋守仁逐漸懵逼化。

    待車門簾落下,蘇墨塵又掀開車窗簾一角,對他喊道:“隋將軍,我朋友的馬車,你一并給趕著吧!”

    隋守仁欲哭無淚:我好歹是個親衛將軍,現在竟淪落至為人趕車的地步,難道我不要牌面的嗎?

    ……

    皇家馬車確實氣派。

    裝飾精致、鋪陳考究不說,車里還擺著各種瓜果,荊哲邊吃邊講,豬八戒如何大戰流沙河,唐三藏又是怎么點化沙悟凈。

    蘇墨塵聽完,由衷感慨:“唐三藏果然是得道高僧,為三個徒弟取名悟空、悟能、悟凈,寓意頗深!”

    荊哲心中不服:這些都是我講的,不應該夸我才對嗎?

    遂撇嘴道:“這有什么?每個人的名字不是都有寓意嗎?比如我出生于驚蟄,所以叫荊哲。憨憨又傻又憨,所以叫憨憨!

    “……”

    半晌,憨憨才悶聲道:“俺叫寒寒,不是憨憨!”

    “好的,憨憨!

    “少寨主,要不你跟寨主一樣叫俺大寒吧!”

    “好的,憨憨!

    “算了,還是跟胖子他們一樣叫俺老吳吧!”

    “好的,憨憨!”

    “……”

    看著憨憨憋紅臉的模樣,蘇墨塵忍俊不禁,同時又好奇道:“可我的名字就沒什么寓意?”

    說著,還眨巴著一雙似水柔情的大眼睛,惹人生憐。

    “沒有嗎?應該有吧?”

    荊哲冥思苦想,嘴巴一咧,笑道:“雖多塵色染,猶見墨痕濃,是謂墨塵!”

    “雖多塵色染,猶見墨痕濃…”

    念叨一句,蘇墨塵眼神發亮:“可是這詩我怎么沒聽過呢?”

    “你當然沒聽過!

    荊哲賤賤一笑,“因為這是我剽…呸,寫的!”

    “荊公子果然厲害,為了討殿下開心,竟能特意作一首詩出來!”

    許久不說話的桂枝,一鳴驚人,蘇墨塵的臉瞬間紅的像是蘋果。

    但她接下來又正色道:“荊哲,這猴子的故事雖好,但等進了京州,你斷不能再對別人講了!

    蘇墨塵總覺得叫“荊公子”顯得生分,但她又不好意思跟路漓和柳驚鴻一樣,叫他“哲兒”,所以直呼其名,才滿意些。

    “為何?”

    大概猜到了什么,但他還是問道。

    “孫悟空孤身一人敢大鬧天宮,難保不會被有心人聽去,添油加醋傳到父皇耳里,對你不利!

    荊哲點頭,關于能不能在古代講西游記,他在前世就了解過,因為孫悟空代表了一種敢于暴力對抗封建社會的力量,若是被當權者拿來做文章的話,確實十分危險。

    只顧著消遣,差點忘了這茬。

    更覺得蘇墨塵不僅聰明,而且心地善良。

    提醒完這些,蘇墨塵又瞇眼泛笑,似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對荊哲說道:

    “你的字很好呀,宮里似乎沒人會寫你的書法,父皇一定會好奇!

    “那首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父皇應該也聽說了,他一定不會想到是你寫的!”

    “若是你能在父皇面前臨場作一首詩,父皇肯定會跟我一樣…歡喜的緊呢!”

    “……”

    聽她說話,荊哲心驚。

    小聲問道:“殿下,你不會是想…帶我們一起進宮吧?”

    蘇墨塵昂頭:“那當然了,不然讓你來京州做什么?”

    “……”

    說實話,荊哲怕了。

    之前在邙山的時候,他拒絕跟蘇墨塵一起回京州,怕的就是這個。

    若是跟蘇墨塵進了宮,兩人的關系如同黃泥掉進褲襠,更說不清道不明了。更可怕的是,她的皇帝老爹若是也看上自己,非讓他做個駙馬,他倒是做還是不做?

    做吧,三妻四妾沒了。

    不做吧,頭沒了。

    路漓當初還說跟蘇墨塵多親近親近,等著進了京州會更安全些可這安全個鳥!

    伴君如伴虎,稍有差池,就真進宮了當太監可不是他想要的!

    冥思苦想,突然喜上眉梢:

    反正大姐不在,五姐也走了,偷偷跑掉,單獨去京州他不香嗎?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江西11选五技巧 股票分析网站 新疆体彩11选5查询 彩票控 广西快3走势图彩经网 甘肃快三 存款最佳理财方式 上海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分析 浪潮软件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