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陰司開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禁地千雷窟

第一百一十八章 禁地千雷窟

 熱門推薦:
    真云道人面如靜水,但心中起了一個疙瘩。

    當初大燕王朝建王朝之初,道門便全心全意輔佐初祖,當時佛門凈土則是擁躉南楚。

    后來初祖建得王朝,大燕王朝中佛門被一掃而空,只得退回凈土,余留下的佛門宗派也多數日薄西山,茍延殘喘罷了。

    而道門因赫赫功勞,雖然沒有被封為國教,但卻勝似國教之名。

    數千年來,道門發展日益鼎盛,大燕王朝十三州,道門教場不知凡幾,麾下門人子弟高手無數,而且不知不覺向著朝廷滲透。

    在當今大燕王朝中,可謂聲名赫赫。

    甚至傳聞王朝中有二圣坐鎮,一人是高坐在廟堂的人皇,還有一位是高居祖庭的道門大掌教。

    雖然道門實力還能完全撼動王朝統治,而且道門是臣服于王朝,但這隱隱讓當今在位的人皇感到不安,當下凈土佛門再次被引入,這便很引人深思了。

    千葉禪師,是不是一個契機,這佛門真的要再次東渡?

    若真是如此,那上清門被滅,似乎都沒有佛門東渡影響要大。

    看著真云道人沒有說話,齊思明淡淡道:“千葉禪師這幾日都在天水城中!

    真云道人聞言,搖了搖頭,“佛門乃異端教徒,心思難測,未必是此次罪魁禍首,但前來王朝恐怕所圖不小,不可不防!

    齊思明暗笑了一聲,佛道不兩立,他自然不會將真云道人的話聽進去。

    真云道人沉默了半晌,隨后問道:“齊府主覺得此次上清門之事端,由何人引起?”

    “魔門或者其他勢力皆有可能!饼R府主笑瞇瞇的道:“不過這次聽聞上清門中還有兩人逃了出來,如果能夠找到這兩人,我想便能夠知曉真兇是誰了!

    真云道人點了點頭,兩人又是閑聊了幾句。

    真云道人雖然面上強自鎮定,但內心卻有些急躁,說了幾句便匆匆離去了。

    “師父!

    不多時,門外傳來了一道聲響。

    “進來吧!

    齊思明淡淡的道。

    一個青年儒生推門而入,對著齊思明行了一個大禮,“師父,聽聞平遠候駐軍已經從百盛府趕了過來,看來此事影響越來越大了!

    這青年相貌俊朗,雙眼如星辰光耀,熠熠生輝,讓人不禁贊嘆好一個翩翩美書生。

    如果施良在的話,一定認的眼前青年,正是陳元龍。

    “平遠候嗎?”

    齊思明聽聞,眉頭微微一皺。

    陳元龍低聲道:“平遠候是當今人皇親信,他此次如此著急,我覺得有些奇怪.........”

    按道理來說,道門教場上清門被滅,這屬于打擊了威望如入中天的道門,人皇不是樂于見此情景。

    派遣刑部和陰司調查,已經是做足了面子,現在又派遣了平遠侯和大軍前來,這已經不是給面子的事了,這是真的要幫道門徹查此事?

    “現在上清門數百年氣運凝聚,還沒完全消散,不少散修還有其他門派都在虎視眈眈,想來派遣平遠侯大軍是為了鎮壓混亂!饼R思明沉吟了片刻道。

    “上清門乃道門教場之一,福澤和底蘊還是十分深厚的!

    陳元龍點了點頭,現在上清門山下一片混亂,雖然朝廷已經封山,但每晚都有高手偷偷潛入山中,除了為那上清門沒有散去的氣運,還有上清門遺留下的寶物,法器,丹藥,武學之類。

    “元龍,你覺得這天下是誰的天下?”

    齊思明輕笑一聲問道。

    陳元龍連忙回道:“當然是人皇天下了,道門怎么能夠和王朝相提并論?”

    “錯了!

    齊思明搖了搖頭。

    “錯了?”

    陳元龍有些不解,他不知道這話錯在哪里。

    “以后你便會明白!

    齊思明笑了笑,沒有回答陳元龍的疑惑。

    ........

    上清門位于天宣府西南,而臨江城則處于天宣府西北,兩者都在西邊。

    燥熱的夏日下,數十匹駿馬奔馳在官道上。

    駿馬上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身著黑衣,配黑刀,黑靴的,另一小部分只有寥寥幾人,身穿淡青色清吏司官袍。

    為首之人正是臨江城城隍都武成益還有清吏司郎中郭林。

    “父親,據說這次上清門還有兩人逃了出來,我們只要找到那兩人,這案子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武成益駿馬旁,一個長相有七分相似青年忍不住道。

    這人乃是武成益之子,名叫武熊成。

    性格粗莽大條,為人很講義氣,很快就和一干司農,陰司小吏混熟了。

    “只是沒有發現那兩人的尸體罷了,至于是生是死,誰知道呢?”武成益搖了搖頭感慨道。

    郭林在旁緩緩道:“那兩人一人是紫峰峰主,田喜長老,另一人則是上清門掌教之女梅若瑄,那田喜長老修為在融經境,其還有生還可能,至于那梅若瑄實力還在化骨境,估計早就死了!

    “那兩人消失三四天了,若是活著,早就出來報官了,與其花心思找這兩人,不如去查清幕后黑手!

    武成益輕哼了一聲,隨后回頭喊道:“所有人加快速度,上清門就在前面不遠了!

    郭林雖然覺得武成益是個大老粗,但是對于此話也是十分贊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再加上道門在修行界如日中天的聲威。

    若是兩人活著,早就出來告示天下了。

    除非兩人深受重傷,被困在那個不知名的角落里,但這情況微乎其微。

    施良跟在隊伍后方,上清門被滅,絕對不是一般人能為,此次前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能夠活下來便好了。

    駿馬疾馳在官道一個多時辰,眾人終于來到了上清門山門腳下,前方山門口已經被臨近捕快封鎖,但依舊可以感受到周圍不少強橫的氣機。

    此時上清門上空,一團雄渾氣運凝聚不散,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如此濃郁的貴氣,上清門不愧是道門傳承千年的教場!

    郭林看著天空之上金色的光芒忍不住暗道。

    “這氣運大部分連接道門祖庭,只有一小撮不會消散,再說空有氣運傍身又如何?還不是遭到滅門下場!

    武成益翻身下馬,看著前方滔天氣運。

    施良也是看向了比自己氣運濃郁不知道多少倍,呈現金色的氣運。

    得到鬼王刀氣運加持,他目前來說并不缺少氣運,反而需要修為,但氣運這東西日后肯定還是有用的,屬于多多益善之物。

    不過因為上清門人全部身死,此地已經變成了兇地,絕地,沒有多少人敢輕易上山。

    “不知道武大人打算從何入手?”

    郭林想了想問道。

    “我還是那句話,你我各憑本事,誰查到誰領功!

    武成益瞇著雙眼淡淡的道。

    “你!”

    郭林聽聞,氣的有些語塞。

    “陰司之人,先休息片刻!

    武成益說完不再理會郭林,帶著陰司眾人來到了旁邊空曠之地休息。

    “大人,那我們....”

    郭林身后一個刑部官吏低聲道。

    “我們也去休息,此事權當協從武大人好了!惫州p笑了一聲。

    早在來之前,齊思明便和他打過了招呼。

    此事交給陰司調查,自己在旁協從。

    若是一開始,便這般說,難免會引起武成益懷疑,所以郭林不得不來個欲擒故縱之計。

    現在一切,正附和他心意。

    武成益盤膝坐在一旁,陰司其他眾人則相互攀談著。

    “施兄背后那黑匣應該是一把刀吧?”

    武熊成看著施良背后笑著問道。

    “少城都果然慧眼!笔┝键c了點頭。

    武熊成嘿嘿一笑道:“我可聽我爹說過,施兄可是刀法高手,小小年紀已經到達氣鳴雷音之境界!

    “氣鳴雷音?”

    周圍城隍衛,還有一些司農紛紛看了過來,眼中帶著一絲驚訝。

    那黎鎮的司農施良看樣子,不過是十七歲的樣子,竟然能夠到達氣鳴雷音之境?

    要知道城隍衛中,有七成都沒有到達這境界,而一干司農,更是無一人達到。

    施良客氣的回道:“少城都過獎了,在下也聽聞少城都刀法精湛,定遠勝于施某!

    “我的刀法是家父指導,而且我的年齡已經二十有四!

    武熊成雖然這般說,但話語中卻有幾分得意。

    雖然有武成益教導,不過他本身資質也是不俗。

    周圍眾人都是一頓恭維,尤其是幾個司農。

    眾人隨意閑聊著,很快天色便暗淡了下來。

    頭頂那一團金色氣運籠罩,隱隱感覺比之前稀薄了一些,隨著上清門的覆滅,那氣運也逐漸散去,還有一部分氣運則回到了道門祖庭。

    夜晚,是陰氣最重之時。

    “上山,一旦發現上清門陰魂,立馬收取完整陰魂,不得損壞!

    武成益睜開了雙眼。

    “是!”

    陰司眾人聽聞,紛紛向著上清門山內走去。

    上清門屬于道門千年教場,占地極大,所占有名有姓的山峰便有十三座。

    夜風凄凄,帶著幾分哀婉,幽怨。

    施良帶著陳剛,勾尺兩人來到了則是上清門珠璣峰,峰內一片平靜,沒有一丁點聲響。

    陳剛和勾尺兩人卻是心中膽寒,要知道上清門高手的陰魂若是發生了異變,喪失了理智,那便是幽魂兇鬼。

    峰上尸體縱橫,七零落,好在這些人大多都是化骨境高手,尸體在如此炎熱天氣依舊沒有**。

    施良低下身子,看了看其中一個道人的尸體。

    尸體上只有幾處致命刀傷,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沒有陰魂!

    施良掃視了一眼,向著周圍看去,心中微微一寒,“一個陰魂都沒有!

    覆滅上清門的兇手,不僅把人殺了,而且還滅了這些人的陰魂,別說讓他們輪回了,就是鬼也做不成。

    空空如也,就連上清門的武學典籍,丹藥書冊都被收取一空。

    遺留下的寶物,成也早就被這幾日偷摸上山的江湖豪客還順走了。

    “阿彌陀佛!”

    就在這時,一道禪音響起。

    施良回過頭,一個身披紅色袈裟,面容慈善的和尚一步一步珠璣峰走去,口中默念著佛經,其周身光芒大盛,帶著一絲玄奧至深。

    “不知道這位大師在何處修行?”

    施良凝聲問道。

    “貧僧千葉,在凈土雷法寺修行!焙蜕行辛艘粋佛禮。

    “凈土?”

    施良聽聞,盯著那和尚看了幾眼。

    佛門凈土,那可是道門祖庭一個級別的之地,傳聞那里匯聚著佛門最頂尖的高手。

    但凈土佛門被大燕王朝視為叛逆,雖然不像魔門,幽冥教那般放在明面,但也是不受歡迎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凈土佛門和道門一直有著很深的間隙,莫非這上清門并非他人所為,而是這佛門出手?

    想到這,施良連忙退后了三四步,手掌不動聲色的放在腰間。

    陳剛和勾尺兩人也是連連后退。

    千葉禪師行了一個佛禮,“阿彌陀佛,施主不用緊張,在下今日來此,只是想要度化陰靈!

    “大師真是有心了!

    施良淡淡回了一聲,并沒有相信千葉禪師之話。

    “出家人不打誑語!

    千葉禪師不喜不悲的說道。

    “大師什么時候上山的?”施良想了想問道。

    “昨日方來!

    千葉禪師雙手合十,“昨日來時,也有幾個散修一同上山,他們看到此景十分失望,最后搜尋了一番,都進入了那山窟中!

    說著,千葉和尚面向了珠璣峰對面的山窟。

    施良也是看了過去,他來時,見到了上清門地圖,對面山窟乃是上清門禁地千雷窟。

    他可不會擅闖那上清門禁地。

    “還請大師和在下走一趟!

    施良低聲道。

    “阿彌陀佛!

    千葉禪師點了點頭。

    隨后施良帶著千葉禪師向著上清門主峰上清峰走去,武成益正站在上清門大殿,看著滿地狼藉。

    他也發現上清門山門之中,一個陰魂都沒,是真正的荒蕪一片。

    “武大人,屬下在珠璣峰發現佛門凈土之人!笔┝忌锨氨。

    “佛門凈土?”

    武成益聽聞,心中一震,隨后雙目化成利劍看向了千葉禪師。

    “貧僧千葉,見過陰司武大人!

    千葉禪師行了一個佛禮,雙目溫潤平靜。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秒赚app里德国赛车 下载app安徽11选5遗漏 有关磁铁系列的股票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今天选四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2012003 2020好的股票推荐 体彩排列5 pk10官网开奖结果 浙江手机版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