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在水滸開了個掛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義診逢女將

第二百一十四章 義診逢女將

 熱門推薦:
    這天正是初一,也是梁山義診的日子,自從確定了要為周圍百姓免費看病送藥后,安道全和鄭珍存就迅速行動起來。上月趕著二十一那天已經義診過一次了。消息也是傳開了。

    所以這第二次的梁山義診,一大早天不亮就有男男女女各帶著病人,大車小車的往水泊南面的酒店處急趕,就怕趕不上看病。

    要知道就是梁山的大王再好心,現在能看大病惡疾的也只有安神醫和鄭御醫兩個人,就是累死又能診治多少人?其他的那些學徒,治治傷風等小病還可以,大病可不敢讓他們瞎瞧。

    安道全和鄭珍存也是昨天晚上就在南面酒店住下的,要不然當日再從山寨過來就要耽誤不少的功夫。梁山義診的順序是按照東南西北依次在各處酒店進行的,早就發布出了告示。

    一大早起床吃了曹正夫婦準備的肉包子,就著小咸菜也是吃的有滋有味,末了曹正渾家還給盛了一碗小米粥。

    “弟妹不用忙活了,我和老鄭要吃自己就過去拿了!”安道全笑著道。

    “平?梢,今天可不行,你兩位今天可是要做活人性命的大功德的,必需要好好吃點,養養精神!現在哪里還有免費的醫館啊,不僅不要看診費,還白送藥的?也就咱們寨主性子仁善!辈苷郎喖易院赖牡。

    說起來現在的朝廷也是有專門用來收容病人的醫館的,只是沒到實在沒辦法時,根本沒有人會去。因為以前的這種醫館里根本就沒有大夫。去了又有什么用?最近幾年官府到是派了大夫過去,但也都是學徒級別的,治愈率太低了。哪里像梁山這里有兩大神醫坐鎮,能讓百姓放心!再加上梁山開創出來的手術治病之法,更是讓人傳的神乎其神。梁山周圍的百姓知道這山上的大王們對他們極好,有了病癥要是在本州大夫那里看不好就會跑到梁山求治。但凡去的無一不被治好,這就更是讓百姓們信任了。

    吃好了早飯就是一天忙碌的開始,不過今天卻不只是他們兩個大夫了。上次梁山義診時,濟州東平東昌甚至兗州的知名大夫就想過來看看,也順便看看能不能學到一絲半點的醫家秘技。畢竟安道全近一年的時間,依靠梁山的名聲,他的大名也已經讓杏林大多數人知道了。

    只是那天只有濟州的兩位大夫來的及過來,其他人來時都已經完事了,看著濟州兩位王大夫一副收獲頗多的樣子,都是悔的腸子都要打結了。紛紛找上了安道全詢問下次義診的時間,他們也好提前來幫忙。安道全聽說之后,連忙又讓人向花榮稟報;s想著等梁山義診的名聲出傳了出去,只有安道全和鄭珍存肯定忙不過來的,而且花榮也不想讓他們太勞累了。

    當時就到了酒店和四州來的大夫說定了,要來學習可以,不過也不能光學不干活,也要幫著梁山義務的診治病人,遇到拿不準的病人時再轉交給安道全一同診治。幾位大夫聽了都是大喜。他們本來就是一州之內的名醫,來此就是想要學習自己不會的技藝的,F在有這樣自己能親自診治的機會,當然不會拒絕。所以這次他們也是早早的提前一天就來到梁山南山酒店這里。

    而此時正在往梁山行走的路上,還有一個特殊的兩人組合,一個年歲不大的少女,正背著一個婦人健步如飛的疾走著,他們也是要去梁山求治看病的。只是應該是趕了不少的路途,那少女雖然還是走的很快,可是明顯看得出她也有些累了。

    路過一個推著車子的漢子時,那漢子看到她們這個婦孺老幼組合,趕緊喊道:“姑娘累了就歇歇吧!安神醫他們一整天都在那里的,現在時間還早,離水泊北岸也不遠了,肯定能看到的!

    那少女卻是腳步不停的喘息道:“我只怕母親的病等不及了,我們從淮安趕來的路上,半路就發病了好幾次,一路上看了不少的大夫,都是不見起色,現在都有些腹痛的昏迷了。聽聞水泊梁山這里有位神醫能治各類疑難雜癥,就趕忙過來了。還是快點讓神醫看看為好!

    那漢子聽了,立刻道:“那將令堂放到車子上吧,我也是去給我爹看病的,正好我一起推著走!

    那少女想著坐在車子上推著走,總比自己背著走要快吧,也就將母親放在了上面。不過之后卻是自己推起了車子向前快速行去。那漢子見了連忙要上前搶過車子自己推,嘴里還道:“怎么能讓你這個小姑娘推車子,某在旁邊跟著呢,快給我,我來推就是了!

    那少女卻是不停步的道:“我還有力氣,大哥不必多說,跟上就是了!

    那漢子還是不同意,有意想要接過車子來,可是不成想自己空著手卻根本就追不上推著兩個人的少女,只是那少女也沒有甩開他,只是一直保持著五步的距離,讓他追不上,頓時就讓那漢子覺得嘖嘖稱奇。隨后就不再多言,只是全力的跟了上去。

    他們到了梁山南面酒店之前之時,前面已經有很多人了,少女看著昏迷的母親,急的直圍著車子踱步。后面趕上來的漢子見了,喘息了口氣后道:“你這姑娘怎地這般快?我只是跟著走,就累的不行了,你卻還這么精神,怎么做到的?”

    看是提供車子的大哥問話,那少女道:“我自小就跟隨爹爹學習武藝,所以體力好些!”隨后又著急的道:“大哥,你是這附近的人,知不知道有沒有什么辦法讓那神醫先給我母親看看?你看我母親一路上一直沒醒,還皺著眉頭。怕是在睡夢中也是疼的難忍!

    那漢子看了,直接道:“你等著,我去給你問問,梁山上的大王人都是很好的!闭f著就去找酒店門口維持秩序的店小二了。說了情況,正逢操刀鬼曹正出來,聽了連忙道:“那還等什么,人命關天啊,快將人抬過來!

    早在遠處聽到了的少女急忙將母親從車上扶起,背在了身上,進了酒店,只是安道全正在給一個患者看病,所以曹正就將他們安排到了濟州王大夫那里。王大夫把了脈后就皺起了眉頭,看著少女道:“姑娘,令堂患的是腸癰之證,現在情況已經壞到一定的程度了,我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那少女就是一路背著母親前行,也不曾叫過一聲的苦喊過一聲累,這時聽了王大夫的言語,頓時淚如雨下,哭道:“娘啊,爹爹走了,你現在就是女兒唯一的親人了,難道你也要棄女兒而去了嗎?”

    王大夫趕緊道:“姑娘你聽我說完,現在這種情況雖然我沒有辦法,但是梁山的安神醫醫術高超,沒準還有辦法拯救。姑娘隨我來!

    這時安道全也正好診治完了一個病人,王大夫見了趕緊過去說了一下情況。安道全聽了又是仔細診斷了番,確定就是腸癰之證,現在恐怕已經爛了,需要馬上準備開刀。也不怠慢,跟那少女說明了此術的危險情況。

    少女聽到需要開刀,雖然害怕,但她也是個有決斷的女子,知道這是母親最后的希望了,頓時開口哭泣道:“拜托神醫了,神醫多多費心!但要治好母親,小女子愿意做牛做馬報答神醫!

    安道全也是被這個至純至孝又意志堅強的小姑娘感動了,扶起她道:“姑娘不必太擔心,這個病癥我也醫治過十幾人了,到現在還無一死亡。令堂就是重些,想來也不成問題!

    那少女聽了頓時放下了大半的心,安心在外面等著。安道全卻是帶著王大夫進了里面消過毒的隔間里,對著他道:“一會給我打打下手,認真的看!”

    “多謝神醫!”王大夫不就是等著這么個機會么,此時見安道全并不藏私,當即拜謝道。

    “不用!就像哥哥說的,醫術傳播出去才能造福更多的人。只靠我一人就是不閑著又能救治多少人?”安道全道。

    “那也是神醫心胸開闊,愿意教授!”

    “好了!把手洗干凈再用配好的藥水消消毒,咱們就要開始了,病人可等不了多長時間!卑驳廊辉父哆@些沒用的東西,開口道。

    不說安道全和濟州的王大夫在那進行手術。就說花榮也是此時到了酒店這里來看看情況。

    聽曹正說了那正擔心看著隔間的少女的事情,花榮也是大奇,度步走了過去看著這少女,只見她大約十七八歲的年紀,模樣嬌好,漂亮卻不俗媚,就是心中的擔心也沒能破壞她眉間的那一股英氣,看氣質到是和扈三娘差不多,同樣的英姿颯爽。

    “姑娘是哪里人氏?怎么到了此地?”花榮問道。

    那少女現在正是擔心的時候,本來不想理會的,只是曹正在旁邊道:“姑娘,這是我們寨主小李廣花榮哥哥!

    那女子也是知道花榮就是梁山做主的人,這才不敢怠慢,福了一禮道:“小女子是池州人士,在淮安出生,姓梁名紅玉!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股票交易基本规则 排列五长图怎么下载 上证指数最近5年的走势 北京期货配资网 青海11选5前3直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燕赵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内蒙体彩11选5手机版 海南环岛赛彩票开奖 两会股票行情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