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明王首輔 > 第1331章 暴露

第1331章 暴露

 熱門推薦:
    青海湖四面環山,北邊的叫大通山,南邊的就叫南山,東面的是日月山,西面的則叫橡皮山。

    正所謂狡兔三窟,亦卜剌此人比狡兔還要狡猾三分,自然不會只有一處駐帳的候選地點,事實上有很多個,譬如橡皮山下便有一個,每年的冬季來臨之前,亦卜剌便會命人把每個駐帳地點的草料庫填滿,確保部落的牛羊馬匹能有足夠的草料度過寒季。

    正因如此,亦卜剌的底氣很足,即使是滴水成冰的寒季,他想遷帳就隨時遷帳,根本不懼明軍來圍剿,只要牛羊有草料吃,大家便會有奶喝,有肉吃,有羊毛衫穿,他們便不會餓死冷死。明軍就不行了,他們在攜帶的軍糧吃完之前,就必須得撤兵,否則就得餓死凍死在這片高原牧場上。

    且說正月三十日那天,亦卜剌決定遷帳,麾下所有部落合計一萬余人,趕著十幾萬頭牛羊,浩浩蕩蕩地離開了大通山,一路往西遷徙,花了差不多五天時間,終于抵達了青海湖以西的橡皮山駐帳點,而劉顯和李光啟等人也悄然跟了過去,一路上留下了暗記。

    其實遷帳的過程中,亦卜剌已經相當謹慎了,派出了大量的游騎殿后放哨警戒,只是上萬人,外加十幾萬頭的牲畜,遷徙的動靜實在太大了,只要遠遠跟著那些遺落的牲畜糞便就可以了,前提是不要下大雪,否則留下的痕跡很快就會被大雪所掩蓋。

    幸好,這幾天都沒有下雪,倒是亦卜剌部抵達橡皮山后的第二天下雪了,而且還下得很大,一夜之間白雪皚皚,可把劉顯等人凍慘了,要不是在附近找了個山洞躲避,說不定就凍死在那了。

    夜深了,外面的寒風還在呼嘯,洞里雖然燃了一堆篝火,但還是覺得很冷,關鍵是所帶的干糧也吃得差不多了,為了省點干糧,大家都只吃了個三分之一飽,只是這人一旦餓起來,就特別的冷。

    “這鬼地方真他娘的冷啊!鄙蚣o哆嗦著道,一邊往劉顯身邊擠,其他人也緊靠在一團,讓熱量盡可能地不流失。

    劉顯擦了擦呼之欲出的鼻涕,低聲道:“韃子在山下重新搭起了蒙古包,還加建了圍欄,所以這里應該就是他們的目的地了,阿紀,等雪一停,你就和孫繼宗原路返回報告謝副將,我們留下來繼續監視韃子!

    沈紀愉快地點了點頭道:“好吶,不過你們要小心點,倘若被發現了趕緊溜,小命要緊,咦,對了,阿啟和小胖呢?”

    此時山洞中只有六人,果然不見了李光啟和何判。

    “剛才見他們出了山洞,我還以為他們是出去方便呢!迸赃呉蝗瞬遄斓,正是孫繼宗,沈紀的搭檔。

    劉顯連忙問道:“他們出去多久了?”

    “有一炷香了吧!”孫繼宗道。

    劉顯不由大皺其眉,一炷香就算拉硬屎都能拉完了,這兩個家伙不會是出事了吧。

    “你們待在這,錢不二,你跟我出去找找!眲@站起來便欲鉆出山洞,正在此時,兩條人影挾著風雪飛快地鉆進了山同,那動作看著有些猥瑣。

    眾人借著火光定神一看,原來正是李光啟和何判,這兩個家伙渾身蓋了一層雪花,像兩個雪人似的,關鍵是每人的脖子上竟各掛了兩頭小羊羔!

    我擦,敢情這兩個家伙是當偷羊賊去了,難怪看著有點猥瑣!

    “阿啟,小胖,你們這是從哪偷來的羊羔,不會是韃子的吧?”沈紀怪叫道。

    “除了韃子有羊,這鬼地方還有誰養羊,哈嚏,瑪的,冷死老子了!”李光啟把兩只已經被扭斷了脖子的羊羔扔下,立即蹲在火堆旁烤火。

    何判則講究些,扔下死羊羔,又拍干凈身上的雪才蹲下了來烤火,一邊刻薄地提醒道:“待會雪化了冷死你丫的!

    李光啟急忙也跳起來拍掉身上的雪花!

    “你倆真有種,不過這么刺激的事,為什么不叫上我!鄙蚣o豎起大拇指埋怨道。

    劉顯的臉卻是繃了起來,沉聲道:“說好了聽我的,你們兩個竟自作主張跑去偷羊,倘若被韃子發覺了,非但咱們性命難保,甚至還會誤了大帥的大事!

    李光啟面上一僵,干笑道:“阿顯,我們這不是見大家挨餓嘛,所以就……下不為例哈,反正不偷也偷了,只是少了四只羊羔,估計韃子也不會發覺,就算發覺了也只會以為是狼叼走的!

    何判也不好意思地道:“顯哥,這事是我出的主意,不怪光啟他,要罰就罰我吧!”

    劉顯無奈地搖了搖頭,他雖然在眾人當中有點威信,但還沒到令行禁止的地步,畢竟大家都只是剛畢業踏上戰場的同窗罷了,誰也不比誰高一等。

    “也罷,這次就算了,不過我丑話說在前,若再有下次,便按軍法處置!眲@說到最后,語氣流露出一股凌厲之意。

    眾人心中微凜,連忙答應下來!

    不得不說,李光啟和何判兩人偷羊的舉動雖然魯莽,但無疑幫了大忙,至少暫時解決了大家的糧食的問題,剖了一只羊羔,刮干凈毛后烤熟,饑腸轆轆的眾人終于香噴噴地飽餐了一頓,肚子填飽了,身體暖和了,也有力氣了。

    第二天,天色蒙蒙剛亮起,沈紀和孫繼宗兩人便溜出了山洞,來到藏馬的地方騎上馬,順著原路迅速返回。

    二月初九,晴天,一輪上弦月斜掛在西邊的天空上,劉顯等六人正在山洞中休息,忽聞外面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還有狗吠聲。

    眾人瞬間驚醒,馬上熄滅了篝火,然后悄然鉆出山洞一看,不由暗叫一聲糟糕。

    只見遠處火光下人影綽綽,人聲狗吠,還有戰馬的響鼻聲也清晰可聞,壞了,因為那里正是他們藏匿坐騎的地方,很明顯,他們的坐騎已經被發現了。

    這時,狗吠聲更急了,火光分明正往山洞這邊接近,劉顯無聲地一揮手,六人立即便按戰斗狀態找了掩護,然后舉起燧發槍,擊錘卡嚓地拉起!

    這天寒地凍的,要是再失了坐騎,他們是絕對跑不掉了,所以必須把坐騎搶回來!

    那就只有一個字戰!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广西快3和值投注技巧 浙江11选五玩法规则 安徽快3专家预测 三明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pc蛋蛋分析软件 浙江20选5胆拖 2017年最赚钱的小生意 上海 期货 配资公司 江苏十一选五下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