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最強女婿 > 第五百四十章 游輪落幕

第五百四十章 游輪落幕

 熱門推薦:
    感受到江塵停了下來,那黑煤塊似乎還意猶未盡,說道:

    “繼續啊,我還沒舒服夠呢!

    江塵并沒有回應他,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想辦法中。

    船長看出江塵似乎在思考,不知江塵又在打著什么鬼主意,生怕再出事端。

    對著黑煤炭喊道:

    “不要玩了,速戰速決!”

    黑煤炭聽令,也不再玩了,轉而換了一副嚴肅的表情,朝著江塵跑了過來。

    江塵這一回沒有再反擊,而是改為了躲閃。

    只要那個黑煤塊一跑過來,江塵便一閃而過閃到他身后。

    黑煤塊只是力氣大,防御力好,但是速度肯定是比不了江塵的,所以他也抓不到江塵,同樣奈何不了江塵。

    兩個人的戰斗那是難舍難分,船長在一旁看得可著急了。

    “你去幫忙!”

    船長叫忍者去。

    忍者無奈,只能靠上前。

    忍者拿起飛鏢就對準江塵撒去,結果全砸到撲了個空的黑煤塊身上了。

    “我說小牙簽,你是來幫忙的還是來搗亂的?能不能扔準一點?”

    黑煤炭被飛鏢砸中后沒事,但是還是忍不住吐槽。

    “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小子溜太快了,我根本就打不著他!還說我呢,你不也是抓不著他?”

    被忍者這么一說,那黑煤塊一下子安靜了。

    的確,江塵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兩個人毫無進展,江塵還火上澆油,道:

    “來呀來呀,抓不到我抓不到我,略略略~”

    江塵做了個鬼臉,難得的跟個小孩子一般。

    這個舉動直接把黑煤炭給氣得哇哇直叫。

    還是頭一回遇到個人那么嘚瑟,居然這樣如此囂張的挑釁他。

    砰砰砰~

    氣得黑煤塊用更大的力氣打向江塵,可是他力氣再大,也跟不上江塵的速度也都是徒勞。

    反倒把夾板給打出個洞來。

    眼看著夾板被砸得坑坑洼洼,再這樣下去那這一塊的夾板估計會被打爛了不可,坍塌只是個時間問題罷了。

    氣得船長在一邊急得直跳腳,大罵道:

    “你們是要氣死我??跟不上他的速度,你就多灑點飛鏢暗器,黑煤塊輕一點,你是打架還是拆船?”

    聽著船長的話,黑煤塊可算是收斂了一點,而忍者也聽船長的,直接從兜里摸出了一大把飛鏢來。

    江塵見了,不由得咂舌,說道:

    “我去,你是賣飛鏢的?身上帶那么多,這樣就沒意思了!

    他們可不會聽江塵的,直接一把又一把飛鏢砸向江塵,直接鋪天蓋地的把江塵的所有去路給擋住,連帶著黑煤塊也都被包圍在內。

    忍者可不是敵我不分,而是知道黑煤塊這家伙刀槍不入,所以就算是鋪天蓋地的飛鏢砸向他也沒事。

    江塵這一回沒有躲開,雖然他完全可以開啟時間系統來讓直接飛鏢都停下來,然后自己再找突破口。

    但是他沒有用時間系統。

    而是直接站在那里跟黑煤塊一樣直面飛鏢。

    噼里啪啦~

    一個個飛鏢砸在了黑煤塊和江塵身上,當然,大部分都砸到黑煤塊身上,可是江塵身上也中招了。

    接下來讓船長和忍者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的事情發生了。

    那些飛鏢砸黑煤塊身上被反彈出來,沒有在表皮露出絲毫劃痕,這個不足為奇。

    可是那飛鏢明明也有幾個落在了江塵身上,但是卻只聽到一聲聲類似于砸鋼鐵上的聲音一樣。

    發出了金屬的聲音,甚至還在江塵的身上擦出火花,可是江塵卻一樣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站在一旁看得最清楚的黑煤塊也很是驚訝。

    “沒想到你皮還挺厚的,居然沒事?”

    這個是他長那么大頭一回見到過一個防御力跟他差不多的,也是同樣刀槍不入的人,不由得有些吃驚。

    “彼此彼此!

    江塵笑著回了一句。

    忍者這一回徹底喪了。

    他只知道江塵速度快到變態,沒想到江塵的防御力居然也是如此厲害,現在徹底放棄了。

    船長也看出來江塵厲害,也打算放棄了。

    “算了,不管他,黑煤塊攔住他,我們先撤離!”

    既然打不過,那就跑!小作文

    黑煤塊聽令,死死的攔住了去路,給船長一個逃跑的時間?磳@么一個大塊頭,他不讓開,江塵也是無能為力。

    這救生艇的入口比較小,黑煤塊那大塊頭剛剛好死死擋住了,江塵就算是使用時間加速也無法從他身后擠下去,除非他自動讓開。

    這讓江塵很無奈,眼看著豪華游輪上最后一艘救生艇就要被開走了。

    江塵氣急,用力推著黑煤塊。

    可是黑煤塊還是死死杵在那里一動不動的。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船長和忍者離開了。

    “好了,現在只剩下我們倆了,來吧!我陪你打到地老天荒,我是不會讓你追上船長的!”

    黑煤塊說著就跑向江塵。

    江塵無奈,只能想辦法打敗他,然后再去追船長了。

    “嗷嗷嗚~疼疼疼,這個該死的小牙簽,這小飛鏢還挺鋒利的,扎死我了!

    那黑煤塊本來是跑向江塵的,結果跑沒幾步突然一陣鬼哭狼嚎。

    只見他雙手抱著自己的腳,捂著自己的腳直呼冷氣。

    然后整個人直接坐了下來,艱難的抓起自己的腳,看了眼腳底板后發現腳底板上居然扎進去了一只飛鏢,還扎出血來了。

    幸好沒有毒,不然的話黑煤塊這個時候該玩完了。

    只是沒玩完,但是卻也把他給疼得眼角都情不自禁泛起淚花來。

    江塵一看,瞬間明白了。

    ‘原來這個家伙的弱點是在腳底啊,怪不得我找不到他的氣門弱點在哪呢!

    那黑煤塊還真的是有些呆頭呆腦的,似乎對于江塵的存在并不在乎,還在吹著自己受傷了的腳底板呢。

    完全忘記了江塵的存在一般。

    “好機會!”

    江塵直接開啟時間加速,拿起隨身攜帶的返利匕首,然后整個人彈跳而起,就像一火箭一般朝著黑煤塊的腳底板刺去。

    黑煤塊本來還在給傷口吹氣,剛反應過來想要站起來已經晚了。

    上一秒看著江塵剛拿出匕首,下一秒便看到江塵拿著匕首已經刺進了他的腳底板上。

    江塵拿起匕首輕輕一挑。

    “啊啊啊啊~”

    黑煤塊只感覺到他腳底傳來一股鉆心的疼痛感,然后他的腳筋就這樣被江塵給挑斷了。

    腳底瞬間血肉模糊,疼得他根本站不起來。

    江塵拿起匕首打算趁著黑煤塊這個時候已經無反抗力的時候對著他另一只腳的腳筋也給挑斷的時候。

    突然那豪華游輪駕駛艙那個位置爆炸了,接著就是一連串的爆炸聲。

    因為江塵他們所處的位置離駕駛艙比較遠,所以并沒有那么快波及到。

    很快,那爆炸越來越劇烈,那熊熊烈火很快便朝著江塵他們這一層吞噬過來。

    江塵一看到這里哪還不知道肯定是船長身上還帶著什么爆炸裝置,在他們離開后便引爆了這個爆炸裝置。

    江塵可沒打算救黑煤塊,也救不了他,來不及多想,直接一躍而起跳入海中。

    黑煤塊聽到爆炸聲也知道是船長搞的,很是不敢置信,喃喃自語道:

    “船長怎么會這樣對我?難道不知道我還在船上嗎?難道想連我一起炸死?為什么要……”

    可惜的是黑煤塊連最后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完便被大火給吞噬了。

    他腳筋被江塵給挑斷了,也逃不了。

    就這樣被活活燒死了。

    船長此時此刻正坐著救生艇往人質逃離的那個方向追上去。

    他在距離那豪華游輪有一定距離后便拿出了一個上面只有一個紅色按鈕的小型遙控器出來。

    忍者自然是看到了,頓時下了一大跳。

    他身為船長身邊的得力助手,自然知道船長這拿出來的究竟是什么東西,頓時吃了一驚。

    說道:

    “船長,你是要把豪華游輪給炸了嗎?可是黑煤塊還在上面呢!

    平時別看那黑煤塊一直看不起忍者,嫌棄忍者太弱了,甚至還給他取了個名字叫小牙簽來玩弄他。

    可是黑煤塊其實對他還不錯,有什么臟活累活都是他主動去干的,也從來不在船長面前爭寵。

    看著船長要連黑煤塊一起炸了,內心揪成一團。

    “那又怎么樣?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死了到時候給他厚葬,讓這小子舒舒服服在下面過好日子,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把那可怕的家伙給除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船長非但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舍,還把忍者給罵了一頓,忍者聽了之后那是一陣心寒。

    他沒想到他和黑煤塊跟了他那么多年,現在說除掉就除掉,就因為一個臭小子而就要犧牲一個好兄弟。

    船長的行為讓忍者內心似乎起了變化,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但是船長卻沒有注意到這些。

    而是殘忍的摁下了按鈕。

    很快,忍者和船長便聽到了遠處豪華游輪上響起的一陣劇烈的爆炸聲。

    那爆炸所發出的威力巨大,直接在海面上掀起了一陣巨大的浪潮。那海浪差一點把他們這一艘小救生艇都給拍翻了。

    “哈哈哈哈~死吧!”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11选最强规律 四川快乐12前三组选最大遗漏 韩国快8查询 加拿大卑诗快乐8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号码 宁夏11选5 山东11选5前三走势图 赛车图片大全跑车 海南4+1奖金制度 私募杨伟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