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人間苦 > 第1215章 又見蝴蝶結

第1215章 又見蝴蝶結

 熱門推薦:
    只要有施法的痕跡,玉藻就追不丟,無論天涯海角,必須整死八歧,祭奠那兩條美麗的大尾巴,同時幫著三姨夫出氣。

    八歧脫離太清溝的區域后,也沒有放松警惕,畢竟這次的損失太大了,如果這樣還不能跑掉的話,那自己也是認命了。

    辨別了一下方位,直奔海外的方向,趕緊回家吧,這里太危險了。

    只是,剛起飛不久,好像還沒有出這個城市的范圍,自己就被一股不講道理的蠻力,從血霧中拉了下來。

    僅剩一顆頭的八歧,大驚失色,誰呀?

    這么厲害,自己都爆頭血奔了,還能破了自己的保命技能,把自己攔下來,到底是誰?

    落地以后,八歧四下打量了半天,沒啥出奇的啊。

    就是一條高速,一座橋而已啊。

    橋上還有名有姓的,八歧湊近一看。

    奈曼橋。

    這地方很有名嗎?

    沒聽說過這里有什么隱世高人啊。

    眼瞅著玉藻就要追過來的時候,八歧只覺得眼前一花,身邊的事物完全發生了變化。

    自己被拉入了另一個空間。

    這里有寸草不生的焦土。

    這里有昏黃陰暗的天空。

    這里還有一座大山,山下還有三個小可愛,正在拙劣的進行著兒時的游戲,好像是在跳房子。

    八歧驚慌失措,還沒明白咋回事,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呀,這不是小柳柳嗎?

    這么著急忙慌的干啥去?

    正好他們老鷹抓小雞缺個人,你來湊局嗎?”

    抓什么小雞?

    吃小雞還差不多。

    八歧心態非常不好,著急忙慌逃命呢,不知道嗎?

    只是這聲音有點熟悉,八歧覺得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應該是聽到過。

    時間太久了,就是想不起來。

    “你是誰?為什么攔下我?

    趕緊出來,別鬼鬼祟祟的,偷偷摸摸的!

    這幾句話說的不太客氣,被阻攔逃跑,八歧一肚子火。

    “恩,九頭合一了,長能耐了,我幫你回憶回憶!

    話音未落,八歧巨大的蛇身,就被系成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手法嫻熟,左右對稱,一看就不是生手。

    身體被扭曲以后,八歧如遭雷劈。

    蝴蝶結。

    蘿莉音。

    眼前的大山。

    天啊,八歧眼淚一下就流出來了,也不知道是感動,還是嚇的。

    “你是獨鳴姐姐嗎?

    你在哪里?

    有生之年,還能再見獨鳴姐姐一面,我死而無憾了!

    八歧面前的大山,稍微動了動,探出了獨鳴的蛇頭。

    “恩,小柳柳還是這么愛哭,一點也沒變呢。

    這么多年,你在什么地方貓著呢?

    咋一點信都沒有呢?”

    八歧毫不在意自己被擺愣成什么樣子,看到了獨鳴的情況,很是意外,這殘破的身體,是遭受了多少磨難啊。

    “獨鳴姐姐,不是說你在苦海里嗎?

    這里是苦海嗎?

    啊,對了,您在這,那臭做飯的

    啊不,苦神也在這里嗎?

    苦神咋還不去解救我的主人們呢?”

    八歧提到主人,獨鳴一下把蛇頭探了下來,冰冷的看向八歧。

    “不要提大師傅,我還想見大師傅呢。

    更不要提你那些敗家主人,一個個跟傻子似的,完全的豬隊友,差點沒把大師傅坑死。

    你知道嗎?

    大師傅為了給你們共工氏擦屁股,費了多大勁?

    付出了多少代價?

    還解救他們,當罪民也活該,大師傅沒有親自去滅了他們,就算他宅心仁厚!

    八歧被獨鳴看得,血都不流了,實在太嚇人了。

    獨鳴那極度克制憤怒的眼神,張口把自己吃掉也不算事意外。

    “獨鳴姐姐,別生氣,有話好說啊!

    獨鳴收回了蛇頭,眼睛一下就圓了。

    “咦,今天這條路,挺熱鬧啊!

    話音未落,玉藻也被獨鳴拉了進來。

    玉藻本來循著八歧的痕跡,一直在后面緊追不舍。

    只是到了奈何橋,八歧就失去了蹤跡。

    正站在橋上檢查,就被獨鳴給拉進了另一個空間。

    “七尾狐?

    毛怎么還是焦的呢?

    一點也不好看啊,還不如那個什么胡小草呢。

    雖然她尾巴少點,毛色是雜了點,至少順溜啊。

    恩,這樣湊起來,應該可以玩過家家了。

    小狐貍當爸爸,小柳柳當媽媽,三個小可愛當孩子,多么幸福的一家啊!

    八歧聽到獨鳴的安排,臉一下就黑了。

    看樣所有被禁錮自由的老家伙,經歷那無盡孤獨的歲月,心理疾病都很嚴重啊。

    玉藻進入空間后,看到了變成蝴蝶結的八歧,也看到了像大山一樣的獨鳴,腦子瞬間就木了。

    這是什么情況?

    這么大的體型,這控制天地規則的技術,上古大妖嗎?

    極其有眼力見的,沒有開口,也沒有試圖反抗,靜觀其變絕對是最好的選擇,當然也自動忽略了,被安排的爸爸身份。

    尤其,在獨鳴嘴里還聽到了胡小草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們是什么關系,話里也聽不出來是敵是友。

    八歧就不像玉藻這樣淡定了,看到她也進來了,趕緊發揮自己的人脈效應,爭取占領輿論高地。

    “獨鳴姐姐,趕緊幫我整死這只騷狐貍,就是她在追殺我。

    本來我主人們都出來了,要不是”

    恩?

    獨鳴被八歧的話吸引了。

    “你主人出來了?

    太清溝那邊整出的動靜,是共工氏出來了?”

    “恩,是啊,我都把封印解開了,然后被天罰給攔下了。

    薩滿教那群吃里扒外的東西,還聯合”

    獨鳴很不高興,非常不高興,問你什么就說什么得了,顯得你嘴皮子溜活啊。

    “說重點,你主人整出這么大動靜,蔡根去沒?”

    蔡根?

    八歧眼中充滿了迷惑。

    那么多人,誰是蔡根?

    他們也沒挨個自我介紹,我知道誰是蔡根啊。

    就在八歧遲疑的時候,玉藻化成了人形,總比那禿毛狐貍要好看吧。

    聽到獨鳴提到蔡根,而且很是關切,玉藻好像明白了什么。

    畢竟玉藻知道,蔡根是覺醒苦神,該輪到自己發揮了。

    “這位大姐,也不知道怎么稱呼。

    我是玉藻,是蔡根在太清溝請的幫手。

    剛才在太清溝底下,八歧差點沒把蔡根吃了,還好我去的及時,保護了他。

    出來抓八歧,也是蔡根讓我來的。

    您認識蔡根?”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手机用的 山东11运夺金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网上怎么买 东方6十1预测分析 快三计划官网 福彩东方6十1走势图带连线 极速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什么时候开 时时彩挂机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