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光游戲坊 > 第442章 冰之世界

第442章 冰之世界

 熱門推薦:
    偉大導師梭倫就靜靜地站在窗邊,靜靜地看著伏在地上到處摸索的安心,一言不發。

    透過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遼闊的海平面已經鍍上了一層橘紅色,太陽就快落山了。

    但伏在地上的安心卻一無所獲!

    別看梭倫臟兮兮的,穿著一件破舊的仿佛守護七色花以來就從沒洗過的長袍,不修邊幅,滿臉胡子肆意增長,甚至眉毛胡子都分不清了,但這老家伙的屋子卻是干干凈凈的,甚至可以用一塵不染來形容。

    伏在地面上的安心借著夕陽的余光看過去,前方一覽無遺。大理石地面光彩照人,哪里有什么花瓣的影子?

    “您,您確定早上花還是完整的?”趴在地上的安心問道。

    “對!彼髠慄c了點頭說道,“我在享用早餐的時候無意中瞥了花瓶一眼,那時候花瓣還是完整的!

    “那能去哪呢?”

    “真笨!彼髠悗е荒槈男φf道,“花瓶里找找!”

    “哦,對!”

    安心立刻站了起來,自己竟然忽略了這最值得尋找的地方?

    那花瓶古色古香,儼然一個密不透風的空間!

    等等,自己怎么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

    安心偷偷的瞥了一眼,果然,偉大導師梭倫的臉上掛著一副惡作劇成功后孩童般的笑。

    他是故意的!

    三枚花瓣就在花瓶底部,完好無損。將這三枚花瓣拿在手中后,安心的一切疑慮都消失了。因為這由大西洲石雕刻而成的花瓣實在是太堅固了,拿在手中竟然有種握著堅不可摧的鋼鐵般的感覺,這樣的花瓣是絕不可能被損毀的。還有,每一枚花瓣都閃爍著一種奇異的光芒,如夢似幻,叫人不得不相信其中蘊含著巨大的能量。安心從未見過這樣的材料。

    “找到了?”梭倫問道。

    “嗯!

    “給我!

    “好吧!

    “點煙!”梭倫連珠炮般說道,“老夫在修理東西的時候手中必須抓著煙斗,不抽那么幾口感覺手就會發抖!

    ……

    天地之間一片銀白。

    茫茫大地全部都被冰雪覆蓋,一直延伸到視野的盡頭。不只是大地,連天空仿佛也被這冰雪所侵染,露出一種淡淡的銀白色。

    此刻,天地間一片寂靜,仿佛這是一個沒有生命的世界。

    但就在這世界的中心有一輛車。這是一輛可以在冰雪中盡情馳騁的車,因為這輛車的底部并沒有車輪,而是安裝著兩條長長的冰刀,就像伏在冰原上的一只巨大的溜冰鞋。

    這輛車造型奇特,它有頂棚也有底盤,但就是沒有外圍,所以走起來一定是四面漏風。坦白來說,這輛車就像是旅游景區常見的游覽車的模樣,但真不知道有誰想乘坐這樣的車在這冰天雪地中兜風?

    但此刻這輛完全不應景的車上偏偏坐了不少人,而且全都不是普通人,尤其是最前面的兩位,無論是誰看到了怕是都無法挪開雙眼。

    這輛車的車頭被塑造成了一種巨鳥的頭顱的形象,這是一種從未見過的動物,既像是鳳凰又像是大雕。巨大的鳥頭上還戴著花冠,在花冠上沿有七個明顯的突起,形成了七個蓮花座。此刻,只有一個蓮花座上空空如也。因為其他六個蓮花座上都分別插了一只花,一只由七個花瓣組成,每一枚花瓣的顏色都不相同的七色花。

    這輛車從前向后一共有五排座位,最前面坐著兩個人。右手邊位置坐著一個男人,看上去三四十歲的樣子。他有著漆黑的長發,漆黑而狹長的雙眼。那雙眼睛明亮極了,仿佛看穿了世間的一切。他的臉龐輪廓分明,下巴呈現出一種完美的弧度,就像是雕刻出來的一般。帥氣二字已經不適合形容他了,因為他的身上還帶著一種圣潔的氣息,就像是某個傳說中的天神一般。在他身旁坐著一個女孩,漂亮的就像是從童話世界中走出來的公主?v然外面是冰天雪地,但她只穿著一身紅色短裙,裙擺下露出的雙腿是那樣修長,那樣晶瑩,甚至可與這冰雪一較高下。

    無論是誰看到這兩人怕是都會認為自己眼花了,這難道不是天上的神靈下凡了?

    不用說,坐在第一排的這兩個人自然就是z先生和蕭晴了。

    在他們身后,美樹老師自己獨占了一排位置,再后面美果正和阿猩玩的起勁,而雷伊坐在了美果和阿猩后面,身后還剩下一排座位。

    也不用說,插在最前面花冠上的自然就是他們六個人找到的七色花了。

    如果坐在這六個人的位置上來看的話,這花冠的背面還有一串數字,是鮮紅色的倒計時。

    此刻,數字快要走到盡頭了。

    “真是的,”美果打破了沉默,她撅著小嘴嘟囔道,“安心哥哥到底行不行?”

    “就是!边@一次美樹老師站在了美果一邊,“老夫本以為雷伊會是最后一個,誰知道雷伊都在這凍了半天了,安心還沒有進來!

    “我們只能相信他了!弊钋懊娴膠先生說道。

    鮮紅的數字走到了最后三分鐘。

    3:00……

    2:59……

    2:58……

    盡管z先生口中這樣說,但他不知不覺緊張起來。

    緊張?

    這可真是少見。要知道在z先生的人生中,他從來都沒有緊張過!

    但這一次不一樣。

    從已經共享的信息中(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將七色花插到蓮花座上后,得到七色花的人的經過就會自動被車上的人共享),z先生嗅到了一絲氣息,一絲可以解開他所有人生疑惑的氣息。所以z先生非常珍惜這次機會,他絕不想失!

    “放心吧,”蕭晴淡淡地說道,“安心會來的!

    “為什么?”美樹老師忽然問道。

    “因為……雷伊來了啊!笔捛缬杂种。

    話雖然沒有說的很明白,但車上都是些什么人?他們馬上就明白了蕭晴的意思。

    也就剩下雷伊自己不明白。

    就在這時,漸漸放下心來的z先生忽然問了一個雷伊一坐上車就想問的問題。

    “晴兒,”z先生微笑著說道,“你冷嗎?”

    “不,”蕭晴也微笑著說道,“一點都不冷!

    “怎么可能不冷呢?”美果嘟著嘴說道,“果果我穿的這么厚還冷呢,晴兒姐姐就穿了一件淡薄的裙子怎么會不冷?”

    “就是,”美樹老師說道,“可惜老夫的衣服都給美果披上了,要不然……”

    美樹老師一邊說一邊四處張望起來。

    “z先生穿的也很涼快啊,”很快美樹老師的目光定格在雷伊身上,“你小子還穿了個外套啊,正好,你的機會來了!

    雷伊就是再遲鈍也明白這個“機會”是什么意思,他當即就要脫下自己的外套,就在這時蕭晴發話了。

    “雷伊,謝謝你!笔捛缁仨恍,“我一點矜持的意思都沒有,我是真的一點都不冷!

    “我也不冷!币慌缘膠先生說道,“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有問題?”機器猩猩忽然說話了,他瞪著一雙圓眼睛說道,“什么問題?”

    “阿猩你是不是沒有超頻?”美果忽然說道,“這么簡單的事情都看不懂嗎?”

    這么簡單?

    坐在后面的雷伊皺了皺眉頭,他是一點也沒看懂。不只是現在,自打坐上車之后,這些人的對話就像打啞謎一般。盡管每個人的經歷雷伊都清楚了,但他們的對話自己大部分都聽不明白。

    果然,智商的差別才是最大的那道鴻溝!

    “還是不懂?”美果看著機器猩猩那圓圓的眼睛說道。

    “不懂!卑⑿扇鐚嵳f道,“你們人類的感官太復雜,縱然我擁有t51芯片,有時候也整不明白!

    “這簡單!泵拦鋈粏柕,“老爸,你冷嗎?”

    “哈哈,當然是有點冷,畢竟外套披在你身上了!泵罉淅蠋煶錆M愛憐的說道。

    “那雷伊哥哥冷嗎?”美果問道。

    “冷!

    “果果也很冷。不知道阿猩冷不冷呢?”美果問道。

    “我可以隨時關閉感受溫度的中樞!卑⑿烧f道,“但這冰天雪地的還是對我有些影響,會使各種傳感器的運行速度變慢。所以阿猩覺得自己笨了很多!”

    “看到了嗎?我們這幾個人,包括阿猩都覺得冷。但晴兒姐姐和z先生卻一點都不冷,這就是問題所在!泵拦麚u晃著小腦袋說道。

    “這說明什么呢?”雷伊忽然問道。

    “這說明從進入游戲之后,他們兩人就與我們不同了!泵拦肓讼胗盅a充道,“不,說不定遠在進入游戲前他們就與我們不同!

    “好了美果,”美樹老師忽然出聲打斷了美果,“還是讓我們關心一下安心的問題吧!

    此刻,鮮紅色的倒計時已經走到了最后一分鐘。

    “如果那小子能夠趕過來,那么我們以后有的是時間去思考這些不同!泵罉淅蠋熣f完后做出了一個祈禱的手勢,“讓我們一起來為安心那個笨蛋祈禱吧!”

    “……好吧!泵拦矊芍恍∈趾鲜,并且閉上了眼睛。

    蕭晴和z先生相互看了一眼,什么也沒說。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急速赛车10 秒速快三官方网站 东商期货配资 大乐透预测 北京赛车预测 棋牌赌博下载 今日股票推荐sina 四川快乐12开奖现场直播 喜乐彩中五个号多少钱 贵州快3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