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嘉平關紀事 > 903 傳奇的一生4.0

903 傳奇的一生4.0

 熱門推薦:
    聽了金苗苗的話,沈茶的表情顯得更加諷刺了。458880

    “嘉仁帝的所作所為,難道不是跟你看到的那個評價一模一樣嗎?極度自私又自利的人,做所有的事情之前,都是以自己得利為重點。最關鍵的是,他對自己的這個想法是絲毫不加任何掩飾的,否則,怎么可能一個跟他接觸時間不長、年紀不大、閱歷不多的小孩都能看出他的本性呢?”

    “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倒不至于到這個程度!鄙蜿涣州p輕搖頭,“他掌握著生死大權,不必在乎旁人的眼光,鬧騰的太過分了,自然可以殺雞儆猴,給鬧騰的那些人一個警告!

    “兄長說的不錯,前朝的局勢混亂成那個樣子,崇德帝和桐王,還有支持他們的大臣們已經竭盡全力力挽狂瀾,都不能拯救前朝的敗局,就是因為崇德帝的父皇和皇伯父以及皇祖父都是太過于任性妄為,如果他們能稍稍的收斂一點,也不至于潰敗得如此之快!

    “你們說的都對,事實上也確實是這么回事。但是,我還是想不通,像嘉仁帝這么自私自利的人,為什么會突然要為桐王準備那么一個盛大的、繁瑣的儀式?”金苗苗摸摸下巴,“跟他以往的風格完全不符啊,就算他知道這個孩子出身不普通,對于他牽制自己的兒子很有用,也不至于下這么大的力氣吧?”

    “肯定不是出于他的本心,應該是崇德帝極力要求的,我看過一些卷宗,據說是扛住了很大的反對聲,認為一個養子而已,不必這么興師動眾的!鄙蜿涣忠惶裘,“嘉仁帝、崇德帝的父子緣淺,沒有任何感情而言,且彼此不信任,桐王哦,這個儀式其實就是他們相互較量的結果。老實說,對于他們來說,這就是樁穩賺不賠的買賣,他們兩個都是得利者!

    “對他們來說,確實是這樣的!笨吹浇鹈缑缑媛兑苫,沈茶解釋了一下,“嘉仁帝要用這個儀式來買崇德帝的一生,哦,不止崇德帝,還有桐王的一生,把他們兩個徹徹底底的綁在朝堂上,一輩子無法脫身,為前朝任勞任怨!

    “他的目的達到了!苯鹈缑缏柭柤,“他們做的很好,如果他們不是嘉仁帝的兒子,而是前朝中期隨便一個帝王的兒子,他們完全可以做到中興了!

    “說的沒錯,他們就是生不逢時。而崇德帝,跟他的父親做這個交易,認死理兒的要舉行這個儀式,不僅是為了讓桐王名正言順,也是為了免除后顧之憂!

    “后顧之憂?”金苗苗一愣,“你的意思是說,儀式越盛大,就可以證明嘉仁帝越重視桐王,就不會有人隨便對他下手,不會有人利用桐王來針對崇德帝?”

    “是這樣的,因為在崇德帝看來,自己是否被針對,其實不是很重要的,反正他從出生那一天,就注定了成為所有人羨慕、嫉妒、憤恨、除之后快的目標。但他的小恒不是,是因為認識了他,和他成為了密不可分的親人,就要遭受同樣的待遇,他不愿意!

    “這是”金苗苗微微一皺眉,“儀式就是為了昭告天下,動他可以,動他的小恒,讓他的小恒受到傷害時絕對不可以的,對嗎?”

    “沒錯!

    “這兩個人”金苗苗無奈的搖搖頭,“都是為對方著想的,都希望保護對方,為對方扛下任何的傷害!

    她一邊說,一邊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沈昊林、沈茶怎么會不知道金苗苗在想什么,他們兩個人對視一眼,他們不用羨慕崇德帝,不用羨慕桐王,不用羨慕任何人,他們已經找到了屬于他們自己的歸宿。

    “話又說出來了,當年那么盛大的一場儀式,崇德帝的心思都昭然若揭了,怎么過了幾十年,居然會有人認為他們兩個水火不容了?”金苗苗托著腮幫子,很困惑的看看沈昊林、沈茶,“是那些跳腳挑事的家伙,不知道有這回事嗎?”

    “多方因素吧,不知道這回事,護著桐王的后妃們過世了,還有”沈昊林輕輕挑挑眉,“一部分很大一部分的人認為,他們年紀大了,就會有自己的想法,兒時的情誼會被現實磨的一點都不剩的!

    “一群蠢貨!”沈茶哼了一聲,“他倆的感情若是那么輕易的就變差了,那些年在宮里又怎么能相互扶持的活下去呢?算了,不說那些蠢貨了,繼續說這個認親儀式前后的故事!

    “說起來,那些后妃們也是很有意思的,她們的反應完全出乎崇德帝的預料,如果”金苗苗喝了一口茶,又繼續趴在桌子上,“如果他知道后妃們對他的小恒視如己出,尋寒問暖的比他自己都要殷勤,恐怕就不會折騰這一出了,是吧?”

    “那就不知道了,不過,崇德帝對此的反應也是很有趣的!鄙虿杩戳丝磾傇谧郎系募,“桐王的形容是,手足無措。他在日志中還調侃了崇德帝幾句,說他第一次看到他的小伙伴露出那樣的表情來,慌亂、不知所措,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最后只能把自己丟給后宮那群母愛泛濫的嬪妃,一個人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金苗苗捂著嘴偷笑,“難得啊,他居然把自己的心肝丟給一群可怕的女人,自己跑了!彼纯瓷虿,“突然覺得有點可愛?”

    “從這些字的描述,可以看得出桐王當時的心情非常的好,不止是當時,接下來的一個月,盡管儀式籌備過程很麻煩,要走的流程很多,但他和崇德帝都是非常開心的,每一篇日志都是很輕松、快意的,甚至還有些調侃的描述!

    “他們兩個是絕配,遇到一起,能讓對方開心!苯鹈缑巛p輕嘆了口氣,“崇德帝的日志,雖然只有只言片語,但也沒有之前年月的煩躁不安,縈繞在他心頭的陰霾,因為桐王的出現,已經是一掃而空了!

    “是這樣的!鄙虿椟c點頭,“對于嘉仁帝要收養子這件事,朝堂上不是沒有人反對的,比如一些自詡為德高望重的老臣,比如一些自認是諍臣的言官,比如一些心懷鬼胎、想要渾水摸魚的家伙,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不了解嘉仁帝,想要用倚老賣老、寧死不屈、威逼利誘來影響嘉仁帝的決定,理所當然的,他們全部都失敗了!

    “威逼利誘?”金苗苗一皺眉,“這又是什么意思?是說心懷鬼胎的那些家伙的?是誰?我可不人覺得,有什么人能威逼利誘嘉仁帝的!

    “嘉仁帝的親媽,養尊處優的皇太后殿下!

    “”崇德帝不是她的親孫子嗎?

    “沒錯,但這位老人家可是把崇德帝,她的親孫子當成眼中釘、肉中刺的,時時刻刻想要把他從太子的位置上拉下來。而這個老太太,也是崇德帝和桐王聯手之后,面對的第一個嗯,對手!
斗地主棋牌游戏赢现金 甘肃十一选五奖金多少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200期 长沙炒股配资 贵州11选519号开奖结果 无敌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山西11选五遗漏一定牛 股城模拟炒股网页 同花顺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 排列五500期走势图 跟欢乐彩票一样的软件有哪些